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园医锦
文 / 姽婳晴雨

第一千零七十章 真掉馅饼了?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得知全村人的户籍问题能够轻易解决,朝廷还会给一笔安家费,沧朗一家比过年还高兴。    沧朗阿爸当即叫醒了其他几户人家,召集了全村的成年男子开了个紧急会议,商议举村搬迁的问题。    傍晚,沧朗阿兄从山洞回去以后,就把村子里经常出现“被瘟神诅咒的孩子“的原因,告诉了现任村长。    村长有些将信将疑——村子里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例”人面瘟“,竟然只是一种能治愈的病,而且不会过给别人?那他们以前抛弃的孩子……    这三十多年来,哪家没有扔掉,或者被迫杀死一出生就有问题的孩子?现在有人告诉他们,这些孩子的病,有人能治好。这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以什么心情面对。    还有这住了三十多年的村子,他们必须得搬走,否则会有更多像卓娅和沧朗这样的孩子出现,会有更多的人因病死去……    搬不搬?又能搬去哪儿?当年幸存的八个孩子,也就是现在的八家的户主,有些迷茫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做不出决定。    为了下一代,为了祖辈的悲剧不再重复。搬,是肯定要搬的。可是他们没有户籍,只怕刚一下山就会被官府抓起来。要是查出他们的来历,不知道会怎么处置他们呢。    搬到更远的山头?山里虎豹横行,能够居住的地方本就不多。外围大多数山头都有猎户或者采药的药农出没,他们搬过去还是会被发现的。全村人都犯了愁!    当从沧朗阿爸的口中,得知沧朗在小神医的帮助下,跟国师大人谈判,提出了给他们入户籍的要求,还会给一笔安家费。这对全村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这些叔伯婶子们,顿时觉得沧朗那张疙疙瘩瘩的脸,不那么可怕了。有些不太服现在村长的人,心里不禁想:果然不愧是噶旺的儿子,即便被赶出村子,也能长得这么好,胆子也大,竟然敢向国师大人替要求。户籍也就罢了,居然还替他们讨要了安家费!    不过想想,他们都拖家带口的,一家老小加起来十来口人,即便不用交税,也只能勉强糊口,手里能有百十个铜板,已经算是“富户“了。    这要真是搬到山下,买房子是别想了,光租房就要不少银子。还不知道给不给分地,不给分的话,他们一家老小估计要喝西北风了。    如果朝廷真的给一笔安家费,那短期内他们就不用担心活不下去了……全村老少爷们,看向沧朗的目光中,都带着感激和钦佩。    沧朗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忙道:“阿爸,各位叔伯,小神医让咱们商议一个数,明天报给国师大人,让他给皇上请示。对了,小神医还说皇上穷得很,让我们不要太贪心。要不然什么都捞不到!“    老少爷们商议了很久,也没有结果。要多了,怕皇上生气不给他们安家费了;要少了,又怕亏了……    最后,阿爸看着沧朗,道:“你不是说这安家费是小神医给咱们争取的吗?她应该是站在咱们这一边的吧?要不……你去问问她?“    所以,沧朗带着阿爸和村长,来到顾夜他们宿营的地方,并没有去找国师大人,而是直奔顾夜而去。    顾夜听了他们的来意,没有推辞。询问了每家人的人口数量和年龄层次,发现这些人可真能生啊!出去一出生就有问题抛弃的,最少的(沧朗家)也有八个孩子,这还不加沧朗呢,其他都十几个孩子。这些人没事净躲在家里生孩子吗?    这么多孩子要养活,安家费太少怎么行?虽然这些人她已经有了安排,可重新在一个新的地方安家,手头还是要充裕些。    一家平均十口人,一口人十两银子的安家费多吗?不多吧?顾夜给他们定了每户一百两银子的安家费。    村长和沧朗阿爸瞪圆了眼睛。不是吧?一家一百两?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在他们心中一家给个十来两,让他们有个住的地方,最好安排在靠山的地方,允许他们开荒。这十两银子足够支撑到明年夏收,他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阿爸迟疑地道:“小神医,这么多银子,朝廷会给吗?”沧朗不是说,不让他们要太多银子,免得皇帝心疼吗?    “一家一百两,八家才八百两。皇上再穷,不至于这八百两银子都拿不出来吧?这不仅仅是给你们的安家费,还是朝廷对你们的补偿。明白吗?”顾夜觉得最容易满足的,就是这些平民百姓了。要求不高,只求能活下去。    沧朗父子和村长惴惴的目光看向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沉着一张脸,倒也没说出拒绝的话。难道国师大人也觉得补偿……不,是给他们一家一百两安家费,不算过分?    几个人的心瞬间火热起来。这么说起来,只要皇上那边能答应,他们每家就能有一百两的安家银子了?有了这一百两,就可以建一处不错的院子了!    盖房子,大家伙都会,互相帮忙,人工钱可以省了。如果盖泥瓦房的话,就地取材,光买瓦片,一处七八间的院子都用不了十两。孩子们每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房间了。剩下的银子,他们可以买些良田耕种……想想,都觉得以后的生活充满了盼头!    众人目送国师大人离开后,沧朗阿爸郑重地向顾夜道了谢。他看了一眼自家儿子有些吓人的脸,带着几分期待地问道:“小神医,沧朗的脸,有几分治好的把握?”    “还要进一步检查才能有结论。”如果只是良性的肌肉瘤的的话,治好应该没问题,如果……她也无能为力了。毕竟恶性肿瘤在前世她做医生的时候,依然是无法攻克的医学难题。    沧朗阿兄见阿爸露出失望的神色,忙安慰道:“至少弟弟得的不是传说中可怕的那种病,也不会传染扩散,更不会把霉运转到别人身上。他以后就可以跟我们一起住,没人会赶他出去了!是不是,村长伯伯?”    一旁的村长面露尴尬地点点头,道:“这次咱们有机会入户籍,沧朗立了大功!谁要是敢赶他走,我第一个不愿意!唉——如果能早些知道的话,那些可怜的孩子们也不会……”    村长家也有两个孩子,一出生就跟正常人不一样。一个生下来就没气了,一个扔在了阿婆经常走过的地方被捡了回去,却没有活下来……    阿婆对他们这些阿罔山寨幸存者心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她把他们养大,又给他们娶了媳妇。得知自己生病后,主动离开村子,还养育他们丢弃的孩子。    不少人家,都像沧朗家一样,不时送些猎物、粮食和从山下换来的麻布过去,接济年纪越来越大的阿婆,还有那些被养大的孩子们。    昨天,卓娅的父母得知两个女儿,有机会分开,过正常人的生活,不用再承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当时就哭了出来。    卓娅和卓玛,是他们家唯二的两个女孩子。出生的时候,两个孩子背对背同时出来,一开始还以为是双胞胎呢,可看到连在一起的屁股,一家人都痛苦不已。    两个孩子,是卓娅的阿爸跪在阿婆面前,求她收留的。卓娅的阿娘,还没出月子,就每天翻山越岭,来给孩子喂奶,有时候干脆住在山洞里。    卓娅家是送东西送得最勤的。家里的孩子,都没有卓娅姐妹俩吃得好,穿得暖。这也是两姐妹能够成功活下来的原因之一。    沧朗看着顾夜,问道:“小神医,你们也要回去了吗?”    顾夜想了想,道:“你们是今日跟我们回去,还是过几日和村里人一起下山?照我的意思,你们越早下山越好,能在别院里多养几日身子,才能挺过手术。”    沧朗阿爸一听,马上道:“孩子,你跟小神医去吧,过几日户籍办好了,我和你阿娘就去找你们。”    沧朗点点头,对村长道:“咱们的户籍,落在隔壁湾南县五华村。五华村在山里,跟咱们村子的环境差不多。小神医有药园在那边,要是药园里有什么活的话,会优先在附近的村子里雇人。”    村长一听,小神医连他们的去向都给安排好了,又是一阵感恩戴德。他们习惯了山里,如果安排在县城或者周边平地上,还不适应呢。    五华村不错,他们都是打猎的好手,农闲的时候可以打些猎物补贴家用。幸运的话,还可以在小神医的药园里打打短工。以后的日子,不会太难的!村长终于放下心来。    沧朗背着嘎奈,老阿婆和卓娅姐妹互相搀扶着下了山。    看到沧朗时,月圆就觉得挺触目惊心的。可卓娅这对连体姐妹,又刷新了月圆对“可怕”二字的认知。相比之下,腿部畸形的嘎奈,就不是那么奇怪了。几个人之中,只有老阿婆乍一看上去,跟正常人差不多。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