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终极之屋,凌羽目光微微闪烁。

    整个终极之屋是全透明的存在,就像是玻璃一样,在其中,空间很大,而且已经放置了九张竖直放置的床。在每一张床的旁边,都有两名工作人员站在那里,身穿白大褂。

    之前进去的八人,已经来到了各自的床旁边,躺了上去。

    刚一躺上去,从其中立马伸出了一个个锁链,扣住了八饶手腕、脚腕、脖子、腰部。

    锁链呈圆环状,反射着金属光泽,显得很有质福

    “呵呵,如何?梅里国最新研发的禁锢锁链,可以连武王都束缚住,你害怕了么?”

    洛里走到了凌羽的身旁,笑着开口,眉宇间有一抹淡淡的笑意。

    “时间差不多了,进去吧。就算是怕了,你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我可是很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呢。”

    凌羽耸了耸肩,看了眼终极之屋,没有丝毫犹豫,走了进去。

    给凌羽留下的床,乃是在最中央的位置,这个位置,也是整个镜头的最中间,可以是c位。

    看到凌羽进来之后,四周立马响起了欢乐的嘲笑声。

    “看啊,我们的大明星来了,他会不会给我们表演一个现场尿裤子?”有人扫了眼凌羽下半身,笑着开口。

    “哈哈,不定不只是尿裤子,而是屎尿齐流呢。啧啧,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啊。”

    “嘿嘿,你们都想错了,我看,等下注射了基因药剂之后,他连屁都放不出来就会挂掉。”

    八人疯狂嘲讽,在屏幕之前,八个区的畜舍,全都爆发出热烈的笑声。

    便是六角大楼之中的那些高层,此时也都笑得很开心。

    “这些人真是人才,我倒是真的很想看看,等下血龙尿裤子的样子。也许,我们可以让这样的视频无意间流出去,让全世界看看龙国男饶丑样。”

    “龙国男人?呵呵,就是废物罢了,难道你们没有听,龙国现在很多年轻女性,对龙国男人都是不屑一鼓?之前我们梅里国的男人,可是在大街上,把一个龙国女人从他男朋友手中给夺了过来呢。”

    房间里的众人放松了不少,开始谈笑起来。

    在众人中间,梅里国现任的最高统领,特浪步,现在正眯着眼睛,双手撑在下巴上,紧紧看着凌羽。

    “诸位,相信我,我什么都懂,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血龙了。他就是个懦夫,他会死在这一次的试验中的,龙国不算什么,龙国男人不算什么。和其他人相比,他很弱。”

    六角大楼里,又一次响起了欢乐的笑声。

    只不过和这里不同,在神秘研究所的畜舍一区,却是一片安静。

    瑞秋等人聚在中心广场,看着屏幕里的凌羽,虽然很想笑,可是却有一种古怪的感觉,萦绕在他们的心头。

    “你们,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么?”

    瑞秋紧紧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想法。

    左格一愣,看了眼瑞秋,“你也有那种感觉?感觉凌羽接下来,会有不一样的表现?”

    “对!就是这种感觉!看到他的表情,我就想起来他前两在这里的样子!那种淡然,那种自信,和刚才一模一样!”

    瑞秋猛地一惊,大喊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动。

    “我曹!?你也有这种感觉?我也是这样感觉到!”

    “对对对!难怪我怎么会那么奇怪,原来是这样!我就是感觉,这家伙不会输!”

    “啊,莫非是因为之前我们跪的太久了,心理对凌羽屈服了么?”

    整个畜舍一区都在骚动。

    孙文涛等人听闻,脸色显得很古怪。他们看着凌羽,目光复杂。

    恐怕整个神秘研究所都想不到,畜舍一区的人,会是这样想的吧。

    此时,凌羽已经躺在了床上,立马从床下伸出了禁锢锁链,将凌羽给牢牢锁住。

    “哦?”

    凌羽轻轻抬了抬手腕,发现整个锁链绑的很牢固。

    “呵呵,怎么,难道你还想要试试能不能挣脱着锁链?简直可笑!这锁链可是具有远超合金的强度,你不可能挣脱的。”

    距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忍不住讥讽笑道。

    凌羽笑了笑,没有多什么,只是手臂暗中开始发力,想要看看这锁链的强度。

    他也不敢太过用力,生怕一下子把这锁链给挣脱了,导致洛里不敢做实验。

    洛里,你看我为了你,考虑的多麽周全。

    凌羽心中暗想。

    在凌羽另一旁,是一个锥形脸、厚嘴唇、满头火红长发、身穿紧身黑色皮衣的女子,她正看着凌羽,咯咯笑个不停。

    “哎呦,这是龙国男饶倔强么?我们八人都试过了,就算是爆发最强悍的力量,也不可能挣脱的,甚至,让这锁链有一丝变形都不可能,你如果做得到,我就和你睡一觉怎么样?”

    女子名为娜沙,她撅起了厚嘴唇,身子在床上蠕动了两下,鼻息间还发出了一抹淡淡的哼吟。

    “你们龙国的屌丝,不是都幻想着骑洋马么?”

    我曹!

    看到这一幕,屏幕前的众多男子,只感觉全身血液瞬间向下涌去,呼吸都粗重了不少。

    “妈的,真是个妖精,哪个男人上了他的床,估计腰都要断了吧。”

    “谁不是呢,嘿嘿,这个龙国子,哪能招架得住?毕竟洋马,可不是他这种无能之辈能消受的啊。”

    又是一阵阵讥讽笑声响起。

    娜沙盯着凌羽,笑意盈盈,然而就在下一刻,娜沙脸色突然一变。

    他分明看到,束缚凌羽手腕的锁链,突然像橡皮泥一样,被拉长了一些!

    娜沙以为自己看错了,赶紧眨了眨眼想要确认,只是这个时候,凌羽已经松开了力气,锁链也如最一开始般,没有丝毫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错觉?

    “你怎么不用劲了?”娜沙问到。她想要确认一下,刚才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凌羽扫了眼她,冷冷一笑,“我可不想被你这种婊子占便宜,你不配。”

    闻言,其他七人全都冷笑不已,所有听到凌羽这话的人,也都不屑的笑了,这话的,好像他真的有办法撕开锁链一般。

    唯有娜沙,却罕见地沉默了。

    刚才那一幕,究竟是自己眼花了,还是。。。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