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港台言情 > 执手相依
    他伸手拍了拍陆延风结实的肩头,陆延风只是笑了下,没有回这句话。

    谭亦城点头,“好,到哪里,在跟我联系,我让阿冬去帮你。”

    “不用了,阿冬留下了保护少奶奶很好,我在东南亚还有几个兄弟,等这个任务处理完了,背后的真凶我找到了,我再回来。”

    他停顿了一下,“少爷,能不能别告诉小姐……”

    他眼底有情绪汹涌着,谭亦城看得出来。

    “那就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少爷。”

    陆延风心下释然,转身走出了地下停车场,直接坐上了开往机场的计程车。

    看着眼前当初每日跟随谭依依来去的这条路,越拉越远的光影,好像二人之间的过去,也终于即将消失了。

    夜深,尹宅。

    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行色匆匆的自大门外回到客厅内,前头那人一腔的火气,见后头那人慢慢吞吞,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你,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我为你苦心经营那么多年,如今倒好,他尹冥爵说进入公司就进入公司,还直接做进了财务部的办公室,你这个总裁的位子是白坐的?”

    无端被骂,尹冥辰心里头当然也很窝火,他愤懑的坐在了沙发上。

    “妈,他进公司都是爸一手做主安排的事情,即使我再不满,那又有什么办法,爸爸最讲究一碗水端平,鬼知道老二他妈又跟爸说了什么,哄得他直接让老二坐了财务总监的位置。”

    陆素英从来没有今天这般生气过,看着尹冥辰,更是恨铁不成钢。

    “难道公司没有董事会吗?他们如今也不全是你爸一手带起来的了,也有你的人了,现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就不会发挥发挥作用吗?”

    事发突然,尹冥辰又一身事务缠身,压根也没想到这一点上来。

    看他默然低头,陆素英就知道尹冥辰这个闷头青不是个有准备的人,偏偏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上又井井有条,白养着这一屋子的白眼狼。

    “前些天我忙,从今天开始,公司的事我替你谋划,凡事都要问过我。”

    “那尹冥爵职位的事呢?”

    谁不知道一个集团最重要的命门就是财务部,老爷子如今一心想要提携尹冥爵,上来就给了他这么大一个肥差,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把公司都拱手让人。

    尹冥辰虚长尹冥爵四岁,二十出头就开始接手集团的业务。

    又有陆素英撑腰,没有人敢说他不好。

    如今,尹家维持的平衡局面眼看就要被人打破,还是那个平日里最不务正业的废柴,尹冥辰不甘极了。

    “你现在倒是知道着急,”陆素英无奈的叹了口气,也知道一切问题不光怪儿子,如果不是因为老爷子的话,他们如今的局面也不会这般窘迫。

    “对了,妈,谭家的千金失踪,昨天才失而复得,这里面有些不入流的传闻,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

    陆素英日理万机,平时也压根不屑于议论这些八卦。

    可她一听跟谭家有关,那丫头又马上要跟尹冥爵结婚,她便也来了几分兴趣。

    “失踪?怕不是逃婚吧。”

    尹冥辰点头,“妈,您怎么知道?”

    看他这般没出息的样子,陆素英颇为无奈的喝了口茶,“柳岩心的儿子,谁敢嫁,无权无势一无所有,况且谭家是大户人家,我是始终都想不透那宋夫人怎么这么有眼无珠,不选你,偏偏挑上他尹冥爵。”

    说起这事,尹冥辰便有些烦。

    “那还不是因为老二他妈亲自上门去说的,您要是为我说上一句,没准现在也没有老二的事了。”

    “你还责怪起我来了。”

    陆素英气不打一处来,可又觉得他说得不错,幡然醒悟。

    “是啊,既然柳岩心那个不要脸的可以恬不知耻的去讨好宋夫人,咱们为什么不可以,好歹你也我的儿子,不比她上得了台面多了?”

    说是这么说,可尹冥辰还是有几分泄气。

    “妈,眼看着婚礼将近,这传言也早就传开了,您这个时候再去说又有什么用啊?”

    尹冥辰听到谭依依失而复得的消息,还是听公司里有员工议论,明天尹冥爵就要和谭依依去挑验纱了。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怎么可能临时更改。

    “你懂什么,她和尹冥爵和你,难不成你们见过面?谁不知道这一次谭家和尹家,只是一场商业联姻罢了,他们又没有感情,最终只要尹家和谭家结了姻亲,结婚的是你还是老二,谁会在意?”

    看儿子没什么反应,陆素英拍了他肩头一把。

    “从今天起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明天一早你便跟我去一趟谭家。”

    “去谭家干什么?妈,明早公司还有会……”

    他这般拖泥带水的性格也不知道随谁,陆素英气得牙痒痒。

    “这个时候你就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了,她不是失踪之后大病了一场吗,妈明天带上你,去探病。”

    机场,凌晨航班抵达海城西。

    谁也没有想到谭桀会突然回来,而且是在这么急匆匆的情况下,这时节已经慢慢进入初冬,谭依依因为生病不宜吹风,因此没来接机。

    而宋沁茹,因为生气,所以也没来接机。

    黑色天幕一直阴沉沉的压到天边去,谭桀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

    谭亦城走过来,“爸。”

    “你来了。”

    相顾沉默,谭桀也没说什么,跟谭亦城的相处方式,他早已习惯,。两人并肩往机场外走去,却不想有个冒失的身影跌跌撞撞与两人擦身而过。

    那女人衣着单薄,但妆容精致模样好看,踩着细长的高跟鞋,只是从身边走过就能闻见高级的香水味道。

    “sorry,是我太冒失了。”

    她的口音带着一丝伦敦气息,即便说着中文,也不难看出长期在国外居住。

    谭桀紧绷了许久的脸这才添了几分笑意,拍着他的肩头。

    “怎么样,慕南方还好吗?”

    这次谭桀从清平县回来,准备在这里待几天,然后去国外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就继续回清平县陪着宋明烟。

    谭亦城,“还好,爸,您这次突然回来,应该不是为了关心我的个人问题的吧?”

    谭桀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我听说依依回来了,眼下跟尹家的婚约也近了。。”

    出了机场,女人身姿婀娜的上了一辆出租车,她心怀期待,因此一上车就给那人打了一个电话,谁知无人接听。

    虽然有些伤心,但想到毕竟国内和伦敦有时差,此刻他睡了也能理解。

    这一次,她回来之所以没有通知任何人,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因此,她匆匆交代给司机一个地址,便满怀期待的放下了手机。

    凌晨三点,计程车抵达在一座别墅面前。

    看着周围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女人心头的忐忑和紧张难以平复。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拖着行李箱走向那扇金属大门,按响了门铃。

    里头果然很快有了回应,她欣喜不已的朝门内挥手,不想那人越走越近,是个女佣。

    “安觅小姐?”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见来迎接的人不是他,她心头还是忍不酌一阵失落。

    “少爷呢,他睡了吗?”

    那女佣觉得莫名其妙,安觅不是已经离开海城五年了吗,怎么在今天的深夜又突然回来了。

    即使如此,想到当年少爷对她的情分,女佣也不敢将她拒之门外。

    “少爷早就不来这里住了,最近……最近忙着和谭家大小姐的婚事,他应该每天都宿在老宅,我们这儿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人了。”

    看她吞吞吐吐,安觅也没有介意,她既然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当然是因为她知道尹冥爵马上就要结婚的消息。

    机会就只有这一次,她不能错过。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