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寅时不睡

第五十三章 高句丽事件真相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陈琛那边已经开始在着手他的高校联盟计划,而远在高句丽的满宠小队都已经深入到了高句丽境内,他们距离高句丽的国都国内城。    其实所谓的国内城,一点也不宏大,反而给满宠一种大一点的小县城的感觉,一点都没有属于一座国都该有的气势,只能说可能这就是高句丽吧。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高句丽的军队前线推进带给了他们足够的信心,亦或者是作为一个小国,虽然他们在实力发展上有所进步,但是在这种战备方面,跟以战为勇的大汉传承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所以国内城之中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强有力的防备力量。    就连暗哨、暗岗这种基础的防备都没有安排,而且这还不是这国内城一城的情况,满宠他们一路走过来,都没有发现高句丽人有安排暗哨的习惯,看来这是普遍现象了。    既然阻力不大,那这国内城得手的难度比武次城还小,只不过是需要提前辨认好重要人物而已,毕竟国内城和武次城的构造不同,武次城是属于大汉城池,规格和建筑风格都是基本一致的,能够轻松地辨认方位和地点。    例如被改造成了城主府的县府,一下子就能够找到,到了武次城中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成功摸清楚了武次城的情况,并且锁定了城中的最高领导人。    而如今在国内城,其实其他环节都不困难,稍微困难一些的就是了解一下高句丽的本土风俗,并且了解一下服饰和身份的关系,可不要到最后绑出来的人是错的。    这种没有什么难度的活动,基本上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    甚至满宠都觉得可能在这次任务之中,对于自己来说最为关键和最为危险的就是在绑架了武次城高句丽军将军李玄武之后的判断,若是被高句丽的军队遇到,那少不了一番折损,而在那之后,基本上这些事情就没有困难了。    而且武次城那边出的事,并没有让国内城的人感受到压力,他们只是重新派遣了一个新的将领过去,毕竟回报的消息只是说李将军遇害了,没有人说细节。    只能说高句丽的运气太差了。    仅仅是用了不到半旬的时间,满宠他们又成功地将高句丽的新王,故国川王男武给绑架出来了,这导致国内城中的一阵骚乱,高句丽的军队在乙巴素和晏留的指挥下,在附近开始大规模地搜寻他们国王的踪影,但是都是一无所获。    不得不说,干保护干到高句丽这个份上的,也是少之又少。    而这个时候,他们苦苦寻找的王上,已经不在高句丽境内了。    至于他现在在哪里,估计谁都想不到。    高男武其实还活着,也活得挺好的,如果不是他身上捆绑得很紧的麻绳,还有他脸上难以掩盖的疲惫之态,或许大家还会觉得他只是出来旅游的。    高男武已经绝望了,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一个陌生的环境。    他依靠在一旁,听着耳畔的海浪声一下又一下地拍打在船身上。    他没有到过海上,他只远远地看过海景。    虽然高句丽是一个多面环海的小国,但是大海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除了靠海而生的渔民或许还会对大海有些赞誉,但是其他人对于这个总是带来灾难的大海,可没有什么好感。    不管是风暴还是海啸,高句丽都遇到过,他们发展不起来也略微与这方面有一点点影响。    至少在高句丽国之中,大多数人对于大海,还是一直怀揣着恐惧和敬畏的心理的,其中就包括了他们的王。    好家伙,满宠直接带人在夜里将男武从王宫之中偷了出来,并且连夜送到渔船上,想要穿过内海直接送往冀州。    他可是在这次行动中,一直带着几个没有什么具体特殊贡献的弟兄,这几个弟兄,可就是北方少有的,一等一的海上好手,当年是做海盗出身的,之后到了北方来投奔刘备,通过了各种考核,成为了明秋卫中的一员。    只不过因为他们的实力和各方面素质并不是很足够成为一线的潜伏成员,也就是暗部成员,他们就成为了当时维持水军在太原的机构基本运作的一些小工作,如今水军调整成了明秋卫,他们也成了明秋卫明面上的一些文书工作者。    对于这次满宠给他们的机会,他们可是万分感激的,与其在一个他们梦想的机构之中,因为知道自己实力不济而没有办法参与其中自己想做的事,那还不如换个职务来做。    满宠对于应对海面其实也没有很好的主意,只不过这就是他本身安排的计划之一。    有一定的风险,但是回报率极高。    只不过他只能尽可能地减少风险而已。    所以这一趟,这些水手中也有能够观测天气的,之所以选在昨夜行动,就是那位观测者给的结果,他判断明日微风,有助前行,而且还不会有太大的风波,较为安全,可以前进一段路之后,再回到岸上,转成陆路,进入山脉之中,潜行出高句丽境内。    并且他们还提前一步采取了铁索连环的办法,将他们搜刮到的一些渔船,用铁索连接在了一起,并且进行了一番改造,用木板将船与船之间的距离缩紧,更方便人员在上面移动。    就用着看起来像是一块巨型木板舟的铁索渔船,满宠他们远离了国内城。    如果顺利的话,就一路飘到辽东境内去,如果不顺利的话,就在天气变化之前调整方向,重新上岸,按计划进行。    接下来就是在海上打发时间了。    除了轮值地去划船之外,小队的队员们各有各的玩法,有些一起聊天说说笑话的,有的坐在船沿,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鱼钩在那里假装垂钓,实际上快速驶动的船上根本就很难钓上鱼来,当然,也有拿渔网捞的,那是队里的兼职伙夫,他想要弄点海鱼上来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    满宠则是自己一个人来简单地审问一下男武。    “喂,听得懂吗?”    满宠蹲在了男武的面前,挥了挥手,将这位高贵励志的高句丽国国王叫醒。    男武点了点头,他还不知道满宠他们是谁派来的,虽然大概率已经能够猜到了。    “好,那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是答对了我就让你安安稳稳地在这海面上活下来,要是你答错了,那我现在就把你丢下去喂鱼。”    满宠盯着男武,对于这个已经丧失了机会的国王,他感觉并不怎么需要用上手段。    男武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他是想要重振高句丽雄风不假,但是他更加爱惜自己的性命。    “告诉我,大汉之中是哪个诸侯跟你们勾结了?暗通曲款?”    满宠的双眼一直盯着男武的眼睛,他能够看出来他有没有撒谎。    “大汉?”    男武一愣,眼神中有些茫然,他也看向了满宠,一脸不解的样子,似乎在奇怪为什么满宠会问他这个问题。    “嗯?”    满宠只是用鼻子发出了一个嗯音,男武就知道自己需要解释一下了。    “没有没有,没有什么大汉诸侯来和我们联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将军会有这样的判断,但是我真的没有撒谎。”    男武有些慌乱地解释道,满宠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的动作和神态,这让没有得到回应的男武更加心惶惶,他是真的害怕自己被丢下船喂鱼,毕竟这帮人能够在自己睡着之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自己绑架到这里来,那他们能够干出更狠的事也不奇怪。    过了良久,满宠才站了起来,到了一边看海去了。    男武松了口气,看来自己暂时不需要被丢进海里了。    不过他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将要面临的是反复大量的审问,并且满宠还会继续在精神上折磨他。    满宠看着海面,以他多年的经验来说,男武没有撒谎。    那如果没有大汉之中的诸侯跟高句丽相勾结的话,那难道是高句丽太过于自大了,觉得能够跟刘备碰上一碰?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在边境挑衅,惹怒公孙瓒和公孙度两位将军。    甚至不惜破坏了公孙度之前和男武的父亲,新大王高伯固的友好互助关系?    可是这么说也不是很能说通啊。    之前辽东郡只有公孙度的时候,高句丽都没有动手,就连武次城都是在公孙度来之前就一直都是高句丽人在经营的,辽东和高句丽的通商也是常有的事情,如果他们真的想要寻求更好的发展,那更不应该在这个时候破坏双方的关系啊。    所以,高句丽那个隐藏在大汉诸侯之中的叛汉盟友,到底是否真实存在。    还是......先生虚构的?    满宠心思很乱,因为他突然发现,如果是先生虚构的话,那这件事情倒是可以解释得通。    他重新摸索着这件事的逻辑。    等到他们因为遭遇到大风,回到岸上的时候,满宠却见到了预料之外的场景。    辽东军竟然已经打下了武次城,如今围城玄菟郡,设下了高句丽边境防线,他们在原本还属于武次城南面的地方下了船上了岸,却刚好遇到了赶赴防线进行营寨建设的辽东军。    战斗的速度如此之快,大汉军队,郭奉孝的即时战策,公孙瓒的勇猛,让高句丽的军队不堪一击,只能溃败龟缩回到高句丽半岛上去。    满宠也见到了猴子,见到了郭嘉。    “伯宁辛苦了,你做得很好。”    郭嘉见到了满宠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夸赞,而且他还知道满宠的表字。    “接下来就由你带着你的队伍将男武押解到邺城去,这边的战场你可以放心了,公孙将军在拿下玄菟郡之后,将会临时前往幽州北境巡游,防止被零散的鲜卑人偷袭幽州,而文远将会带着幽州军,就之前的雁门军,和辽东军一起成为主力军,打下高句丽。”    郭嘉将接下的计划告诉了满宠,让他放心。    “这次你的功劳可不小,武次城的拿下多亏了你的情报,可以让我针对性地布置安排。还有现在高句丽境内的情报也很翔实,拿下高句丽只是时间问题,放心吧,回去找陈子顼领赏去。”    没有矫情,满宠带着他的人继续押送男武赶回邺城。    郭嘉在送走了满宠之后,倒是自己回了公孙度临时给他安排的府邸里休息,坐在屋中,他忍不住感慨着。    “若是说天马行空,我可能还真的比不过琛哥儿啊。明明是一起长大的,啧啧啧。”    其实男武真的没有骗满宠。    高句丽并没有所谓的大汉诸侯内应。    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实高句丽的军队虽然调集前往武次城和玄菟郡,并不是为了攻打辽东,他们并没有想要为了拿下一块新的土地,来得罪刘备这么一位强大的大汉诸侯。    他们反而是想要加强武次城和玄菟郡的城防,担心凶名赫赫的公孙将军顺手就把高句丽给打掉,毕竟他们之前和鲜卑人的关系也不错。    小国嘛,想要生存得好,就要懂得长袖善舞。    那也是他们之前的生存之道。    所谓的高句丽军队寇边,挑衅辽东军,攻打驻军县城的情况,其实都是公孙度安排的。    不过。    公孙度并不是叛徒。    他是陈琛安排的......    从头到尾,这一场看起来声势不小的灭国运动,其实都是陈琛早就布局好的拓土之战。    有言在先,刘备是知道这件事的,演技嘛,众所周知,刘备家的人,大部分演技都是极好的。    公孙度是陈琛迷弟,当年刘备和陈琛他们找公孙瓒之后,自然也走了辽东,陈琛和公孙度相谈甚欢,这家伙是个真小人,不掩盖自己的想法和贪婪,却又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原则,陈琛让他等待自己的消息,准备做点大事。    也就是利用公孙度,让高句丽得罪了刘备集团。    并且刘备大张旗鼓,慷慨激昂地宣布远征高句丽,攘外于先,将大义摆出来,让其他诸侯不敢乱动,哪怕他们之前已经有一些安排了。    而高句丽不可能是刘备集团的对手。    在剿灭了高句丽之后,大汉之中谁是高句丽的同伙,那难道不是打进了高句丽王宫中,生擒了高句丽国王男武的刘备集团最有发言权吗?    到时候,大义之名又能够派上用上。    这一波,叫做师出有名。    陈琛只不过是为了不久的将来里,进行大汉统一战争做准备罢了。    或许从某个角度来看,高句丽是受害者,但是在民族战争,国度战争之中,陈琛可不会选择站在对立面的立场去让同理心泛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