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泱泱朕心
    正文 第62章 仇恨

    悬崖峭壁之上,许泱被绳绑住连着一块大石头,整个人荡在半空,只有身体的一侧靠住峭壁,双手和腰间都被绑了绳子,挣扎不动。

    钟离舒收到纸条,即便知道是陷阱,可当他看到许泱的信物之时,由不得他不来。按照纸条所述的地方,钟离舒赶到山脚下,等了好一会。和接许泱是一样的流程,来的人等了半个时辰后才把钟离舒带过去。

    来到山崖之上,钟离舒看着眼前一群人,第一眼便注意到了为首一身黑衣、黑斗笠的男子,直觉朝他喊道,“许泱人呢?”

    汪凯意味深长地瞥了许瑈一眼,“他果真来了。”许瑈站在他的身侧,满足地哼了一句,“我从不说假话,料定了钟离舒会来,他便一定会来,让他一个人,他便会一个人来。”

    钟离舒已经上前,目光草草地掠过许瑈,不带一丝情绪,对于他而言,许瑈已经算是半个死人了。他要对付的,是眼前这个一身黑衣、头戴斗笠的男子。

    “你就是火莲教的教主?”

    汪凯曾和他有过几次接触,只是当前他只把心思放在复仇和许泱的身上,倒没想到一代帝王会为了一个女子,单刀赴会。

    他可曾想过,万一他今天回不去,命丧于此呢?

    “正是。”汪凯对他似乎稍微改观了一下,或许并不是所有帝王家的人都是冷血心肠,可要怪,就怪钟离舒生错了地方。

    “你要的人,就在这里。”汪凯说着,指了指身后的悬崖,话语中满是玩味。

    钟离舒刚想上前,几个人就架着刀来到他的身边,他脚步一顿,淡淡地朝他们扫了一眼,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他们的身侧走过,继续往悬崖上靠近。

    汪凯突然推了一下那大石块,但没有令大石块掉下来,可峭壁下的许泱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力量,受到了波动,因此而低呼了一声。

    看到钟离舒微变的表情,汪凯满足地笑了,“千万别乱来,否则你就看不到她了。”说着,他指了指身边的大石块。

    “你想怎么样?”钟离舒不敢再上前,眯了眯眼问道。

    汪凯双手抱胸,朝身侧的悬崖峭壁看了一眼,语气很轻松,“你换她,就行了。”他要让钟离舒吊在悬崖上,才能答应放了许泱。

    钟离舒毫不犹豫点头,“好,你放了她。”

    “啧,真是爽快,看来我们英明的陛下真是爱惨了她。”汪凯低头朝悬崖下的许泱看了一眼,然后继续道,“可我若是先放了她,以陛下的武功,我们可打不过你。”

    钟离舒:“直说。”

    汪凯低低地笑了一声,“只能先把陛下吊在悬崖上,然后我才能放了许泱,否则,我实在不放心。”

    “你若反悔呢?”钟离舒反问。

    “你好像没有谈条件的余地哦。”汪凯拍了拍那块大石头,又离悬崖的边沿更近了,不过他还是说道,“不过本教主可以答应你,绝对会放了许泱。”

    毕竟,他还要让许泱当他的教主夫人呢。

    “希望教主言而有信。”钟离舒只得答应,任由他们将其五花八绑然后吊在悬崖上,和许泱一样,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一块大石头上。

    “不要,不要……”许泱的眼中含着热泪,看到钟离舒被他们吊了下来,哽咽了一声,低声道,“陛下,你为什么要来啊?为什么……”

    “因为你在这里,朕必须来。”钟离舒还在宽慰她,“放心罢,我们不会有事,一定会平安离开的。”

    “那个……火莲教的教主就是汪凯,你还记得这个人吗?他是个疯子,他在各个地方潜伏,就是为了对付你,或许说,他要对付整个宋骊国。还有许瑈,她也是个疯子。”

    “陛下,你若是出事了,你让臣妾该怎么办?你明知道是他们的陷阱,为什么还要过来?为什么还要一个人过来呢?”

    “你别着急,先冷静下来。”钟离舒看着她胡言乱语的样子,完全失去了平日的震惊,却无法伸出手来安慰她,只能用言语让他安静下来,“朕来之前已经部署好了,放心,不会有事的,至于汪凯,朕当然记得他,而且朕不是一个人来的,你大可放心。”

    许泱愣住,“真的吗?”

    钟离舒点头道,“朕说的话,几时有假了,一会你先上去,如果汪凯放你走,你就立刻去找凌子韧,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此时,汪凯嘲讽的声音传来,“这个时候还知道郎情妾意呢?”说着,汪凯又朝四大长老挥了下手,吩咐道,“把她给拉上来。”

    四大长老立刻上前来,可许瑈突然冲了出来,整个人往石块上面撞去,石块猛地震动了几下。但许瑈的力量太弱小,并没有把石块推下去,只是令石块震动了一下,她发疯般地抓住自己的头发,然后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去推大石块。

    “给我住手!”汪凯大声呵斥,一把掐住她的喉咙,然后将她慢慢举了起来,冷声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动我的人?”

    许瑈冷哼一声,喉咙发疼,用尽力气说,“连教主也被她那个贱人勾引了,男人呵……”

    “你是想像誉王一样去死,是吧?”汪凯猛地加重了力量,像是拎着小鸡一样轻松,将许瑈的身体慢慢往悬崖的方向举着。

    “有种……杀……我……啊……”

    “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汪凯的双眸泛血,双手发力,狠狠地一掐,掐断了许瑈的喉咙,紧接着毫无表情地松手,让许瑈的身体从悬崖掉落下去。

    和誉王一样的下场。汪凯派人将誉王救出来,本就是为了折磨誉王,因为他是皇室中人,所以更要好好折磨一番。誉王到死才知道,许瑈靠近他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对他没有任何一丝的感情。至于许瑈肚中的孩子,也是假的。

    两人最后的下场,都从这悬崖掉落了下去。

    许瑈掉下去的时候,那双眼睛瞪得老大,从许泱的钟离舒的眼前飘落,而她的眼神仿佛在看着许泱和钟离舒,看着他们,会如何进入地狱。

    不过是个可怜人。

    “把她拉上来。”汪凯挥了挥手,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反正他的真实身份已经被揭穿,也没必要带着斗笠,于是他拿下斗笠,冷漠地看着被拉上悬崖的许泱。

    许是被许瑈刺激过,汪凯的双眸此刻还泛着红血丝,像极了要吃人的怪物。

    许泱依旧是被绑着,倒在悬崖的大石块旁,“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陛下?”

    “放了他?呵呵呵……哈哈哈……”汪凯猛地来到许泱的面前,勾唇说道,“先暴晒他几日,让风霜雨雪鞭打他,再让路过的老鹰啃食他的肉,最后慢慢地死去。”

    “我要折磨他到死,否则我无法平息心头的仇恨,你懂了吗?”

    许泱抬头看向他,“你到底和他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要这样置一个人于死地?”

    汪凯冷哼了一声,目光中透着十足的恨意和杀意,“他们全部都是害死我娘的凶手,可是罪魁祸首就是你们的好皇帝,明宣帝!”

    “我娘原本生在富足的家庭,祖父时代经商,可突然一群官兵闯了进来,二话不说就把我们全家抓了,男的全部砍头,女的流放,我娘就被流放到边远的地方,可是在路上,她被官差玷污,拼了命逃了出来。”

    “她逃出来以后,来到一处小山村,拖着一身的伤,又饿又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皮肤,衣服也破破烂烂,当时,她敲了一家农户的门,开门的是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婆婆。她以为自己得救了,昏倒的同时,终于露出了笑容。”

    “之后,那家农户的人悉心照料她,她十分感恩,但是那个山村实在太偏僻了,没有都没有,她养好了伤之后决定离开。当时,几家农户都来给她送行,一起吃晚饭。”

    “就是那一晚,我娘才知道,她只不过是从一个魔鬼手中掉入了几个魔鬼的手中。那几家农户和猎户因为家中没有妻子,也没人愿意嫁来这么偏僻的地方,所以他们一直愁传宗接代的事情。就在我娘出现的时候,他们想到了办法。”

    “原来所谓的悉心照料,只不过是为了更好地加害我娘……”

    就这样,汪凯的娘沦为这几户人家的生育工具,过着苦不堪言的生活,第一次想自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好几次都想自杀,可为了孩子,她最终忍住了,因为还只是无辜的啊。

    就这样,汪凯的娘生下了汪凯,后来的八年时间,又接连生下四个孩子。只是那四个孩子在生下来的时候,就身体虚弱,没有活下来。

    “我八岁那年,将我抓来的一条毒蛇放血,给他们所有人做了一道菜,亲眼看着他们高高兴兴地吃下,然后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我举刀一个个砍,砍得他们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我才放手,才终于替我娘报仇,杀了他们所有人,然后带着我娘逃跑了。”

    听到这里,许泱很惊骇,原来这故事中的小男孩竟然就是汪凯,那么他在寻找自己的母亲吗?找到了吗?

    “可是后来,我和我的母亲失散了,我再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过着怎么样的生活。不过无所谓,等我成了这个国家的主宰之后,我会找到她的。”

    “可是这一切,和明宣帝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恨意扩大?”

    汪凯大叫道,“怎么和他没关系?!是他!是他那个昏庸无度的君王,听信小人的谗言,杀错了我娘一家!后来,明宣帝为我们家正了名又如何呢?死去的人能复活吗?我娘能回到原来那个单纯善良的少女吗?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宋骊国,不需要这样的君王,而他的儿子,也该死!”

    许泱看着他,觉得他又可怜又可恨,“可是这样的你,活得不累吗?你觉得有人敢靠近你吗?你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怪物。”

    “你呀。”汪凯突然眨着双眸,来到许泱的面前,无情讥笑道,“别妄想救钟离舒了,你也救不了他的,好好准备当我的教主夫人。”

    “做梦。”许泱朝他睨了一眼,继续望向远空,“我是陛下的妃子,是陛下的人,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你的教主夫人!”

    “看来,你得吃点苦头。”汪凯捏了下许泱的下巴,又继续把她绑在悬崖峭壁上,“等你受不了的时候,求我放了你。”

    于是,许泱又被吊在了悬崖峭壁上。还在找"泱泱朕心"免费有声小说?百度直接搜索: "易看小说" 听有声小说很简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