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农女彪悍
文 / 泗潞

第三百二十五章 嘴强王者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面对北辰昭的疑惑,张良芬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她可是打听清楚了,外面的闲言碎语就是那妮子放出去的。

  那一张臭嘴,张良芬恨不得能撕了她!

  北辰昭听后,奇怪不已:“这么做对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张良芬窝火得不行:“谁知道呢,估计还在记恨苗苗把她手给掰折了的事。偏偏还不怕苗苗再给她掰折一次,上赶着往咱家凑,这是要故意膈应我们还是咋的?”

  “那苗……三小姐就没有收拾她?”北辰昭更奇怪了,按照王苗苗往日里那个暴脾气,不动手就说不过去了吧!

  张良芬抬手按上额角,头痛:“是我的错,苗苗老早以前就想动手的,被我给摁下了,之后她索性就不管了。”

  北辰昭:“……”所以张姨就是那女人的克星吧!

  北辰昭心思急转,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攻下」王苗苗的关键。

  桂兰婶子看主家半天拿不定主意,又听闻他们说起三小姐,遂提议:“夫人,要不老奴去请三小姐?”

  张良芬有些犹豫。

  北辰昭却是提议:“要不,放她进来看看她又想做什么?这么急着找来肯定是有目的。”

  张良芬看向他。

  **

  北辰昭后悔自己那句提议了。

  那关小美说是进来跟张良芬说谣传的事情,进来后就只敷衍的喊了张良芬一声后,就直接转头娇滴滴的喊了一声:“陈公子~”

  尾音九转十八弯,忒的婉转多情。柔荑轻抚鬓边垂髫,露出娇美脸庞。膝窝微弯,俯首前倾,一片凝脂如雪,含羞带怯,巧笑嫣然,一双微翘狐狸眼黏在北辰昭身上,抠都抠不下来。

  北辰昭:“……”

  张良芬:“……”

  大堂上所有人神色都变得微妙起来,两个婶子更是面露鄙夷。

  只要是不瞎的都能看出来,那关小美死皮赖脸的要进来是意欲何为。

  张良芬的脸色更是出奇的难看,想起了过年苗苗他们回来后的那几天,关小美舔着脸往自家身边凑时有意无意问起的那些话。

  “婶儿,那天那个公子是谁呀?”

  “苗苗妹妹的未婚夫婿吗?”

  “哪里人士啊?”

  “苗苗妹妹怎么一个人?那个公子是走了吗?”

  ……

  当时听来觉得没什么,顶多以为是小姑娘家好奇罢了。

  如今想来,真是有够讽刺。

  再联想到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张良芬不禁冷笑,她说呢,两家婚事本来定得好好的,女方家就突然反悔,说什么想再留女儿一年,舍不得,甚至还拿她两个闺女做说事,什么她闺女都十八了才嫁人,还有一个还说不准。而他们闺女才十七,不急。

  这些话,张良芬那是想起都气得想撕人嘴。

  今儿个,张良芬不止想撕了这家人的嘴,还想把他们脑袋摁粪坑里,告诉他们什么叫别做梦了,吃吃shi醒醒脑子!

  陈昭是谁,那是她张良芬看上的女婿人选!

  想抢她女儿的未来夫婿,叫她怎么能忍。

  “咳咳——”张良芬假声咳嗽两声,不悦的瞪着那眼都不眨光盯汉子的关小美,大声道:“不是说要亲口跟我说事儿吗,快说吧,今儿我王家不招待外客!”

  意思很明白,你就是个外人,别肖想我王家的人!

  北辰昭这个人精自然是听得明白,心下一阵暗喜,按照他先前的猜测,肯定有戏!

  关小美也不傻,脸色霎时变得难看。

  不过这难看也只表现出来一瞬,又恢复笑意吟吟的模样,朝张良芬福了福身,行了个礼,柔柔道:“姨您莫急,美美慢慢说与您听。”

  张良芬脸色难看,眼中俱是冷嘲。

  关小美平常可不是这个做派,礼节这些更是枉谈,不说乡下不行这些,那是之前根本就没有有过的事,一切的一切,可不都是做给旁边的昭小子看得吗!

  这根本就是拿她张良芬来展现她的‘大家闺秀’的做派呢。

  张良芬这下是真的怒了:“哟,这关家还教了女儿礼仪德行啊,我还是第一次见识呢!昭小子,张姨这次还是托了你的面儿呢!”

  北辰昭微笑:“张姨,这可就不关侄儿的事儿了,我根本不认识她。至于她这礼仪德行,嗯……恕侄儿直言,这跟侄儿舅舅嘴里说的花街柳巷女子的做派,倒是相符合得紧。”

  “噗——”张良芬哪怕是快速的捂住嘴,还是漏了那么些声儿出来。

  其他人也是掩嘴偷笑,带有颜色的目光在关小美身上扫来扫去,毫不遮掩。

  张良芬无不快意的想,想不到啊,昭小子这嘴巴,着实是毒。不过这话,倒是及合她所想。

  这关小美自打来了王家村,就没消停的时候,好几次,她都见着她往那男人堆儿里凑,对男人们追寻她的目光,甚是享受。

  这些作为,跟那些花街柳巷的女子别无二致。

  关小美不敢置信。

  看屋内均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关小美气得脸都扭曲了,原本还有几分姿色的面庞也变得怪异起来。

  心里更是把张良芬恨毒了,老/贱/人,居然嘲笑她!看她攀上这京城贵公子后,怎么收拾她!

  没错,关小美就是打着北辰昭的主意。

  从张良芬他们那儿得到的信息只是让她嫉妒,嫉妒王苗苗能找到个这么俊美的男人,整个里河县都无人能及。

  真正让她由此想法的是从王栓子的只言片语中得知的,他让他别去打听那个男人,也别去招惹王苗苗。

  问他原因,他支支吾吾,只说他们惹不起。

  关小美就猜出来了,这陈昭的身份不简单,甚至有权有势。

  试问,有钱有权,长得还帅的男人,让这拾七八岁正怀春的女儿家怎能没点儿想法?

  更别说,关小美一直是个有野心的女人。

  涂抹了艳色唇脂的嘴唇嗫嚅半晌,凄然哭泣出声:“公子怎么可以这么说?小女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公子怎么能这么辱没小女子,败坏小女子名声?这让小女子日后如何嫁人,别人会如何看待小女子啊?呜呜呜……”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