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仕顿了一下,忙说:“三日后子夜,她会来找我。届时王爷便可信了。”

  “好。”

  “这……这钱,王爷带了吗?”

  “本王要亲眼见到她人。”

  “那好吧!王爷到时候一定要到啊!”莫仕继续说道:“不如王爷再出几万,买你家侧妃的消息?”

  “本王用三万买你这点消息,你难道不应该附送一点吗?在许家菜用膳,还有小菜要送。”

  “这……那这消息就当小人送你了,下一次,王爷可不要这般吓小人。”

  莫仕离开了锦绣坊。

  殷离沉放下茶杯,道:“安排人去布置。”

  “是。”元参应道。

  茉莉开口说道:“这离心昔日受过王妃的恩,会不会是她怀疑王妃之死有问题,所以为王妃报仇来了?”

  “慕九她性子善良,不会是她。”

  “想来也不会是侧妃,可能离心姑娘在排除害王妃之人。”

  “这是本王的事,无需外人来管。”

  “王爷,这三万两不是小数,是从锦绣坊拿还是从……”元森问道。

  “她的消息,不值得三万两。”

  元参和茉莉面面相觑,王爷什么时候也吃霸王餐了?

  时间飞逝,三日时间便到了。

  这一天,凌初一白日里睡觉。

  傍晚的时候,则是带着十五,入了皇宫。

  在凌初一宅院周围潜伏的暗卫不由得生疑。

  没有人召见,为什么她主动去皇宫了?

  难道就不担心晚上无法去见莫仕?

  这消息元参立刻回禀了殷离沉。

  凌初一给林若依把了脉搏。

  林若依拉着凌初一,面带忧色,“你听说了吗?”

  “什么?下官今日才来给娘娘请脉,宫里发生了什么,并不清楚。”

  “那江冰清,封了清嫔。而且,红贵人也侍寝了。”林若依继续说道:“可见,她们马上也会有孩子,本宫的孩子,不见得会受陛下宠爱。”

  “奇怪,陛下为什么不临幸秋妃?”

  “怎么没有?秋妃把陛下赶了出去,还不许陛下去她的宫殿。”林若依苦着一张脸,“秋妃就是太固执了。”

  “娘娘你肚子里的孩子,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一定会受陛下宠爱的。”凌初一伸手,抚摸着林若依的肚子,“娘娘为了孩子,也不应想那些烦心事。”

  “好,不想。你回去吧!”林若依笑着说:“本宫要去给陛下送汤了。”

  “娘娘可知陛下吃得那东西,是什么吗?”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陛下想见表姐,梦里都没有见过。便去黑市买了药,那药是留兰秘药,能够让人昏睡之后,梦见想要梦见的人。本宫劝止不住,便只能让御医开一些,让陛下清醒的药。”

  “可留兰没了,哪里还会有什么秘药呢?”

  “不过是江湖骗子使得手段,但药物经过御医检查,确实不会有大害。”依嫔说道:“本宫听小夏子说,好像叫莫什么的一个男子。”

  莫仕吗?

  可她不是男子,想来是只听了声音,没有见到人。

  这莫仕,又是卖消息,又是卖药的。当真是商路多。

  “不如,交给我去劝说陛下。”

  “你……你能说服陛下?”

  “下官尽力一试。”凌初一说道。

  婢女见远去的凌初一,转而对依嫔说道:“娘娘,你不是不希望她见到陛下吗?要是陛下宠幸了她……”

  “本宫说过多一个少一个,于我而言,算不得什么?她若是真要留在宫里,可到底也不是本宫的敌人。本宫已经警告过她,不要去陛下面前,是她自己要这般的,本宫言尽于此。”

  “娘娘当真是为人思虑。有只有那些贪慕虚荣的,才会想要去做那人的替身。”

  “可有的人,即便是做替身,也甘之如饴呢。但愿离心能够劝说陛下,让陛下回归正常吧!”

  凌初一进了御书房,夏宙正在批阅奏折。

  “放下就出去。”夏宙头也没抬,继续批阅这奏折。

  “陛下身体吃得消吗?要不要下官为陛下开一副药?”

  夏宙抬起头,看着面前再平凡不过的女子,淡淡的说:“出去。”

  “是。”凌初一应道。

  看来,夏宙清醒的时候,是不喜欢与人交谈的。

  “等等。”夏宙唤道。

  凌初一问道:“陛下有事?”

  “你何时认识一一的?”

  “很久之前了吧!下官随毒哥儿来京拜访旧友,在途中被毒蛇咬伤,是定南王妃救的下官。”

  夏宙伸手拿起桌上的药,走到凌初一面前。

  “你愿意做朕的女人吗?”夏宙询问道。

  凌初一看着夏宙手里的药,小声的问道:“陛下是真不行吗?”

  夏宙脸色一红,说道:“你可以试一试?”

  “下官已与先夫和离,陛下还会要下官吗?”

  “你非完璧之身?”

  “自是。”

  夏宙淡淡的说:“好了,你回去吧!”

  凌初一手动着推着轮椅,忽然,她回过头,道:“陛下,你的药该停了。你脸色很不好。”

  “你话太多了。”

  “下官突然,想做陛下的女人。陛下,可愿意?”

  “你非完璧之身……”

  “试试别样的,陛下不觉得很好吗?”凌初一说道。

  夏宙瞥了一眼凌初一,把凌初一抱起,往里间而去。

  凌初一被摔在了床上,夏宙打开药瓶,正要服药。

  “陛下,是下官没有魅力吗?让你要服药才能这般。”

  夏宙把药瓶放在案桌上,心里念着:她走了,她不在了。

  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竟大胆如斯?

  夏宙忽然觉得,离心的脸有些虚假,伸手朝离心的脸摸去。

  忽然,他感觉到一阵疼痛,便晕了过去!

  凌初一把银针取了下来,心想着夏宙这般随便,要是有美女探子,指不定会被暗杀。

  凌初一把药瓶打开,闻了一下,就感觉到一阵胸闷。

  凌初一把药丸全数倒在青花瓷杯盏之中,任其在杯中消融。

  “小夏子。”凌初一唤道。

  小夏子见凌初一在夏宙床上,不由得大惊。

  “小夏子,我要你去做一件事。”凌初一认真的说:“这是保护在保护陛下,不然,这江山将要易主。”

  “这……”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