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着李沐风远去的身影,皇甫端父子连忙喊了一声。似乎还想要道歉的样子。

  可李沐风根本就不带搭理他们的,气哼哼,径直离去。

  二人脸上一时露出难色,不得已,将头转过来看向了李景常。

  “景常兄,我···”

  皇甫端张口,话到嘴边还没等落地,就被李景常一挥手给压了下去:“什么你啊我啊的,就像是沐风说的那样,我们李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踩一脚的。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糊弄的。今天看不到皇甫玉,就别怪我不留情了。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二人的对话引起了许多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注意,不少上京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掂着脚,伸直了脖子看来。

  李景常表情还是一样的冰冷不留任何情面,看的皇甫端心里咚咚不住的打鼓。

  他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当初上李家提亲的是自己,如今出了事的,又是自己。

  别说是李景常了,就是皇甫端他自己,都觉得人在家里还能丢了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明着说是女儿失踪了,可实际上,又有谁肯相信?

  当真不是你皇甫家事到临头反悔,把女儿藏了起来么?

  就连皇甫端都有这样的想法,更别说上京李家了。

  也难怪李景常会是这般的态度。

  皇甫端已经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干张口说不上来话。

  李景常见状,便哼了一声,转身向老宅去:“今天你不把皇甫玉送来,这些宾客就不会走,至于事情到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不敢保证。从来没有人可以在上京办李家丢人。而你,是头一个。”

  说完,李景常便去了。

  这会儿你再看皇甫端,脸上满是苦涩。

  他何尝听不出来李景常话里的威胁,若果如李景常所说的那样,整个上京将会知道,皇甫家不占理字。

  届时,李家出手收拾皇甫家,大家也不会说什么。

  哪怕悬壶阁这些年来,也积攒下来了不少的人情,依旧没用。

  家族的未来,皇甫端几乎已经预料到了。

  直到李景常去后许久,他还在发呆。

  最后,在儿子皇甫恩的搀扶下,长长一声叹息,带着萧索与落寞离去。

  当皇甫端与儿子刚回到老宅的时候,立刻就从族人口中获知了一个坏消息。

  李家直接将皇甫玉儿失踪的事情说了出来,一时间,整个上京圈子都传遍了。

  所有人都知道事到临头皇甫家悔婚,悔的还是李家的婚。

  一时间,上京所有大大小小的豪门全都幸灾乐祸的等待看戏。

  特别是他们的老对手一阳堂楚家,更是明确表示这些年悬壶阁背靠着李家,发展飞快。这下好了,出了这件事情,怕是上京以后没有皇甫家了,炎夏,也不会再出现悬壶阁这个名字了。

  有消息称,楚家一些子弟,公然在上京多处酒店,呼朋唤友,举办宴席,为将要垮台的皇甫家庆祝。

  耳听着一道又一道对家族不好的消息传入耳中,皇甫端气的浑身颤巍巍打战,在诸多族人的注视下,猛地掀翻了桌子,望着天,口中大骂:“皇甫玉!逆女,都是你做的好事!”

  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一个敢于搭腔的。

  最后还是皇甫恩咬着嘴唇,壮着胆子提意见:“爸,现在着急也不起作用。目前最关键的,还是想办法把皇甫玉找回来比较好。”

  皇甫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心气,听到儿子这话,只是心烦意乱的挥了挥手。

  见状,皇甫恩会意,忙起身下去。

  中午十二点,上京各处,俱都出现了皇甫家的身影。

  不论是旅馆民宿,还是车站高速,几乎每个地方,都有人前来盘查。

  一些不知道情况的小老百姓见到这一幕,还以为上京出了什么连环杀人犯呢。

  一直是搜寻到了晚上十点钟,还是没有任何有关于皇甫玉儿的消息传来。

  一时间,期待中的皇甫家众人情绪慢慢变得低落消极起来。

  甚至于,一些本家嫡系,连忙就拿上了文件跑到有关部门和皇甫家撇清关系。

  所谓人情冷暖,纵使亲如一家人,在即将来到的危险面前,也不一定就会抱成团。

  毕竟,李家这样一尊庞然大物的报复,远不是皇甫家可以扛得住的。

  大厦将倾,又有几个人愿意同患难呢?

  十一点钟,皇甫家大厅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稀稀拉拉的,也就是剩下了皇甫端父子,魁,皇甫灵和她父母这几个人。

  其他的叔叔伯父,姑姑姑父什么的全都找借口走了。

  尽管他们找的理由都很充足,但皇甫端知道,这些人,都是见势不妙准备开溜了。

  望着门可罗雀的老宅,皇甫端感觉到了一股发自骨子内的凄凉。

  甚至于,他心里翻来覆去的都在想在女儿这件事上,是不是自己做错了?

  本来皇甫家和其他投奔李家的家族一样,每年上交一些钱,然后在李家的庇护下顺利发展。

  可就因为自己的贪心,想要更上一层楼与李家结为亲家,才会有了今日。

  难道皇甫家就不能和以前一样么?

  虽然发展慢,可好歹也不会有今日窘迫的局势啊。

  越是这样想,皇甫端就越是低落。

  望着父亲消极的表现,皇甫恩有些心疼,他开口想要去劝慰几句,话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就这样,皇甫端一直坐到了十二点。

  他脸上的表情,也逐渐从自我怀疑慢慢变得坚定起来。

  皇甫端想通了。

  自己没有做错,自己身为皇甫家的家主,悬壶阁的掌舵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自己做得每一个选择,都是正确的。

  哪怕这个选择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扼杀女儿的命运也在所不惜。

  与李家联姻本就没错,错就错在,皇甫玉儿不识大体,将李家放置在这么一个危险的境地来油煎火烤。

  皇甫玉,你想让皇甫家死,绝不可能。

  有我皇甫端在一天,皇甫家绝对不会死的。

  握着拳,皇甫端咬牙想着这些话,以至于,他的面目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唰的一声,皇甫端直接站了起来。

  见状,皇甫恩连忙起身,问父亲要干什么去。

  皇甫端头也不回:“去李家。”

  皇甫恩闻言一愣,忙绕到了皇甫端的面前:“爸,您不能去啊,李家现在正愁怎么处置我们呢。您这一去,绝对回不来的。李家不会饶了我们的。”

  皇甫端摇了摇头:“没事,李家虽然强大,但我皇甫家也不是没有应对的策略。”

  说着,他喊了一声魁。

  旁边魁沉默走出。

  皇甫端道:“还麻烦你去一趟香山了。”

  魁不做声点了点头。

  旋即,皇甫端便一路出来老宅,驱车前往李家。

  各大家族暗中布置的眼线看到这一幕,纷纷将消息通报给本家。

  一时间,各大豪门都愣了,心说皇甫端这是想要干嘛?

  难道就不知道李家这会儿正在气头上么,上赶着送死?

  众人都想不明白,几次思考下,只得观望。

  半小时后,皇甫端进了李家。

  过了二十分钟,一辆不起眼的大众停在了李家门前,下来了一个老头。

  自此,李家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

  一直是到了第二天凌晨,一个重磅消息传出,震惊了所有人。

  皇甫端明确表示将皇甫家并入李家,从此成为李家家奴。悬壶阁,也易主成了李家门下的一个产业。

  得到这一消息的众人纷纷惊呼不可能。

  就皇甫家出这事,李家完全有借口收拾他们,届时不管是皇甫家还是悬壶阁,一样是李家的。

  而且用着还更加的顺心,又何苦多此一举呢?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