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准备的很丰盛。

  特别是蜜治的烤兔肉,苏喜妹自己就吃了一半下去,当她再要去夹时,筷子被拦住。

  她看宋玉,“你也要尝尝?”

  刚刚吃饭时她就发现了,宋玉不喜欢吃油腻的,反而是素菜吃的很多。

  “晚上吃太多的肉不好消化,让人给你盛一碗南瓜粥吧。”

  苏喜妹,“我肠胃挺好的。”

  言外之意宋玉听懂了,但是他仍旧让人端了粥上来,同时几盘的肉菜都撤了下去。

  苏喜妹盯着眼前的粥,在宋玉的注视中,她强忍着要发飙的怒火将粥喝完。

  对于饭量一向很大的苏喜妹来说,刚刚吃的这些只是半饱,她仍旧可以吃下半只兔子。

  但是宋玉显然很在乎养生,吃的比苏喜妹少,咽下最后一口粥,就让人撤了桌子。

  问起活着是为了什么?

  苏喜妹觉得如果要饿着减肥不能吃美食,那还不如不活着。

  “在担心你兄长?”宋玉送她回房的路上,见她异常的沉默,宋玉想了一下,“还是被今天的意外惊喜到了?”

  惊喜?

  呵,你还真是自恋。

  苏喜妹敷衍的挤了一抹笑,“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

  宋玉想了一下,叹气道,“好吧,今晚我可以陪你一起睡,不过只是睡觉。”

  苏喜妹嘴都歪了,“啊?”

  老天爷,他到底是什么脑洞?

  他以为她低落是因为不好意思开口让他陪着睡?

  宋玉双手背在身后,大步走在前面,“走吧,时辰不早了,明日我还要进宫。”

  苏喜妹:......

  她想骂脏话。

  是的,很想。

  但人在屋檐下,命还被人捏在手里,她忍。

  这一晚,苏喜妹开始还心里憋着气,后来干脆就放松下来。

  不过是睡在一张床,又没有外人知道,她可不像真正的古代女子那样古板。

  这么一想,她放松下来。

  最后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知道。

  睡在床外侧的宋玉却没有睡,听到身旁的人呼吸平稳了,这才起身离开。

  他去了书房,深冬一直等在书房。

  见主子进来叫了一声爷。

  宋玉走至书桌后坐下,“明日起多派几人盯着安乐侯府。”

  深冬恭敬的应下,“是。”

  等了半响,不见主子开口,深冬抬起头,见主子正在沉思,眉头也紧紧拧着。

  深冬迟疑了一下,“爷,可是有什么事?”

  宋玉抬起头,“姑母和二叔那边一直紧逼,她爱慕我是一片痴心,我成全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害了她。”

  深冬:.....这个要怎么回答?

  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主子竟然是为这事发呆!!

  宋玉起身,“罢了,若是连个女子都保护不了,我又如何能抢回自己的一切。”

  丢下话,宋玉走了。

  深冬跟在身后,看着主子进了正院又进了正房。

  他停下来,直到屋里的灯灭了,才转身退到一旁。

  影一从黑暗里走出来,深冬看他一眼,抱着剑又靠回柱子上。

  “主子真要娶苏姑娘”

  深冬道,“主子的事,哪是咱们能议论的。”

  影一撇他一眼,没再说话。

  实在是想不想京城第一恶女怎么嫁给皇子的。

  深冬的脑子里却与影一想的不同,第一恶女,配上名声狼藉的主子,可不就是天设地造的一对。

  苏喜妹在庄子上睡的安稳,而国公府的庄子上却成了套,苏子渊得了信带人赶过来时,天色就已经黑了。

  他亲自带人进了山,苏盼儿和苏月抱在一起哭红了脸。

  “姑姑,大姐姐还没有回来,不会也出事了吧?”

  苏月安慰着她,“不会的,定是在山里走迷了路。”

  “只盼着三哥哥能将大姐姐和大哥快快寻回来。”

  朱氏坐在一旁也拧着眉,同时训斥着儿子,“好好的打什么猎,你看看都出了什么事?”

  宋翔下午回来后就一直在道歉,被母亲训着也不敢为自己辩解,只是垂头听着。

  苏月心中也有些怨宋翔,但是小姑子又不能得罪,只能劝道,“也不怪翔哥,他一向是个持重的,出事了谁也不想看到。”

  “姑姑也不要怪表哥,是宋小公子的朋友提出来的,表哥又不想让人说国公府招待不周,这才同意了。”赵珍儿在一旁为宋翔辩解。

  朱氏眉头蹙了一下,谈声道,“不管是谁提的意,在国公府出的事,今日又是他招待客人,出事了就是他的错。”

  “儿子知错,这就带人再去寻人。”宋翔作揖。

  赵珍脸色微微一变。

  朱氏也心疼儿子,心中早就把宋玉骂了无数次,挥挥手,便让人下去了。

  儿子这边处理好了,这抬眼解决赵珍和沐兰雪,“你们也回去吧。”

  两人不敢多言,福了福身子退了下去。

  苏月知道朱氏有话要说,也让董嬷嬷带着苏盼儿去客房休息,花厅里只有两人了,朱氏才叹了口气。

  “听下人说,今日的事是宋玉看到府上的大姑娘,这才提意去打猎。”

  苏月一脸的震惊,“宋玉看上喜妹了?这.....不会吧?”

  “宋玉名声不好,长的却是风流。”朱氏轻视的笑了笑。

  苏月道,“我只是觉得喜妹的目光高,怎么会看上宋玉呢?便是长相风流也不会有这种事。”

  不是苏月帮着侄女说话,而是她说的是实话。

  以她对侄女的了解,侄女眼睛恨不能长到头顶上去,怎么可能会喜欢名声那么烂的宋玉呢。

  朱氏道,“嫂子这就不明白了,小姑娘哪懂那么多,又没有长辈教导,自然也不懂得什么叫矜持。不过宋玉的婚事府上可重视着呢,大姑娘那边入不得大房的眼。”

  苏月笑道,“国公府的婚事哪敢高攀,何况两家结亲也要看缘分,我看珍姐与傲哥就挺般配的。”

  朱氏哼了哼,“嫂子一向是活的明白的人,看清这个就行。”

  苏月也是这时才明白朱氏提起这事的原因,无非是喜妹与国公府结亲了,那么苏傲与赵珍的亲事就不成了。

  国公府大房与二房面上看着和谐,暗下里二房这几年有压过大房的气势,这也是朱氏为何与安乐侯府结亲的原因。

  毕竟国公府二房可是贵妃娘娘的一母同胞的亲兄长,大皇子也大了,贵妃娘娘也开始为大皇子未来谋算了。

  八匹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