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开始变态

第一百一十七章:刺杀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半夜,他人正在安睡,卫宁却在副本里面厮杀。

  今天晚上来宾分别是:A级评价的六阶五级“燕人.张飞”、S级评价七阶八级的“怒烈王.张飞”、A级评价七阶五级的“虎豹大统领.曹仁”和五阶三级的C级评价“南蛮洞主.孟优”。

  燕人.张飞,光着膀子,黑着脸,虎目圆睁,丈八蛇矛一舞,卫宁来不及反应身首分离。

  卫宁默默拿出本子,写下:死斗副本之中,张飞瞪了我一眼,还杀我。

  结果第二次又遇到了张飞,这是烈怒王.张飞,还是张飞的模样,不过他的身体似火一样红,背后一个燃烧着火焰的虚影,有点像是怒目金刚。

  刚看到金刚的第一秒,卫宁就回到了系统空间。

  卫宁只得拿出本子,再自己之前写的文字后面再补1个“+1”

  然后是曹仁,他骑着一头比赤虎还要大上一圈的黑色虎王冲过来,甚至自己没动手,卫宁就被老虎给咬死了。

  嗯....

  在死斗副本里面,曹仁杀我一次,但我之前也杀他一次,抵了。

  卫宁也就是和“南蛮洞主-孟优”打的久了一点,他不过是五阶出头,而且走得是比较粗糙的以力压人的路数,没什么技巧可言,哪怕是卫宁的力量不如对方,依旧可以通过精妙的戟法压制。

  孟优还精通一手控兽,但呼唤而来的野兽大多数都是普通野兽,哪怕有老虎也会臣服在卫宁赤虎之下,若是飞禽,卫宁就放出铠鹰。

  可以说,卫宁把高出自己一阶的孟优克的死死的。

  怪不得系统评价只有C级呢。

  不过,卫宁可没有要击败他的意思,只有力竭的孟优一叉子捅死了自己。

  只要能够击败一名武将,就能够获得他的一切,那么好的机会,自己就算不可能用在无双.吕布或者是青龙大帝.关羽的身上,但也要找一名名将,浪费在孟优这样的货色身上可就太可惜了。

  另外,能够每天晚上找一些强者和自己进行死斗,这对于自己提升方天画戟的技艺可是非常有必要的。

  相当于找个陪练。

  所以,至少在卫宁没有随机到一个心仪的,且可以击杀的名将之前,每天晚上强者死斗成了他的必行项目。

  也算是磨练武艺的一种。

  寂静的任丘城,夜幕早已盖顶,留在这世间唯一的光芒便是悬挂在天空中的月牙儿。

  一抹纤细的身影在月下跳跃,时而遁入阴影当中,直至任丘县令府。

  很快,身影到了任丘县令府中的客房门口,下一秒,它的身体凭空消失了。

  一缕如同雾气的黑丝从窗口就着月光,缓缓渗透进房间,慢慢的靠近,在漆黑的环境当中,甚至你刻意去寻找它都寻不见,直至卫宁的面前。

  陡然一抹寒芒乍现,是一柄尖锐的匕首朝着卫宁的脑袋刺来。

  但这就在这瞬间,卫宁的眼睛猛然睁开,一只手握住了那用匕首的手,用力一掰,不给对方丝毫防御的机会,另外一只手已经探顺着手臂掐在对方的脖子上,一拉,扣在床上。

  “嘭”的一声,大床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你是谁?”卫宁低声喝问。

  刚刚他被孟优击杀之后,准备继续再找人战斗。

  但是忽然察觉到自己的周围有一丝微弱的鬼气流进来,所以就立刻脱离了系统空间。而且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三星的鬼气底子,甚至还难以发现呢。

  聚精会神的去感受,这才发现是有人以鬼气为掩护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本来再猜可能是小偷,但他直接朝床来,那么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刺客。

  被卫宁扣住的刺客没回答,也没挣扎,就像是死了一样,静静的躺着。

  “主公!”隔壁的徐晃听到卫宁房间传来了动静,立刻起身来到门口问。

  “进来”

  待到徐晃进来,点上了油灯,卫宁才发现,被自己扣在床上的是个女人,已经昏死了过去,刚才卫宁那抓着脖子扣在床上的力道可是一点不都轻。只是两人现在的姿势有点奇怪,如果不是因为她穿着一身夜行服,手里还抓着匕首,估计徐晃都要以为卫宁在往什么特殊的小游戏了呢。

  “带下去,你亲自看管,醒了之后我要审一审”掌握鬼气,要是一般的侍卫看守她容易被她直接给逃了,稳妥起见,还是让徐晃看守,卫宁才比较放心。

  从床上坐起来,如果不是在家,卫宁就没有脱衣服睡觉的习惯。

  徐晃当即过来把女人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带走了。

  门外很快有侍卫循声赶来,但是都被卫宁打发走了。卫宁也没提女人的事情,这件事情有点蹊跷。

  独自坐在房间里,卫宁思索。谁来刺杀自己?

  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公孙瓒、二是袁绍。

  但...也有疑点,自己刚到任丘,当晚就遭受刺杀,而自己选择进驻任丘其实是临时做的决定。

  而这刺杀,虽然惊险,但也应该也是临时起意,因为....计划太简陋了,就是派一个掌握“鬼权”的人来刺杀自己?

  虽然,她也的确差点成功了。但,如果换做卫宁,他可以做的更好。

  比如,如果是任丘县令要杀自己的话,完全可以在今晚的宴会上下药,不用下什么毒药,只需要让自己睡的更死一点。

  这么一想,倒是可以排除任丘县令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了,这任丘县里应该有公孙瓒,或者是袁绍的人。

  这一点没什么好奇怪,袁绍和公孙瓒对冀州都垂涎已久,而公孙瓒在幽州的根基是涿郡,因为他一开始当过涿郡涿县的县令,而涿郡正好就在河间郡的正上方。而渤海郡也就在河间郡的东边,同样是相邻。

  你要说两个两个对冀州有所图谋的人一点也没有渗透进河间郡,卫宁是百分之百不信的。最坏的情况是河间郡本身就已经千疮百孔,没有一个自己人。

  但到底是谁的人,这还需要确定一下。

  另外...

  卫宁托着下巴轻笑一声,自己正瞌睡呢,就有人送枕头过来。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