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女可是待选入宫的闺女,千岁不能就这么把她抢走。”他还巴望着女儿能当上贵妃,徐家从此飞黄腾达。

    元礼仰头大笑。“待选入宫的闺女又如何?本藩要定了,你就让其它女儿代她进宫去吧!”

    “六娘,你真的愿意跟着千岁?”李氏怯怯地问,若是跟了庆王,至少离自己近些,将来有一天真正的女儿回来,说不定还能见上一面。

    听李氏这么问,她用力颔首。“我愿意!”

    徐永钦不禁惊喊:“六妹,万万不可!”

    “为何不可?”徐敏嘲弄地反问,那种肮脏的心思,谅他也不敢说出来。

    他不禁语塞。“那是因为……因为……”

    “既然说不出理由,那么本藩就带她走了!”元礼不介意当街强抢民女,给自己野蛮无礼的行径再添一桩。“回去吧!”

    徐老爷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地看着一行人骑着马扬长而去。

    “奴婢也想跟着去伺候六小姐……”虽然她不是真正的徐六娘,不过巧儿很难讨厌这个“主子”。

    李氏不禁安慰她。“王府里还缺伺候的人吗?咱们只能祝福了。”

    “爹,咱们快去报官!”徐永钦怒不可遏地说。

    “报官?”闻言,徐老爷用一根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元礼离去的方向。“难道你不知道那是谁?就算去报官,又有哪个官敢上庆王府讨人?”

    徐永钦好不甘心。“可是六妹怎么办?就这么让庆王带走吗?她可是待选入宫的闺女,交不出人来,说不定会连累到咱们……”

    “还能怎么办?到时就说被庆王抢走,不干咱们的事。”徐老爷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精明如他,很快地又振作起来。“既然当不成皇帝的女人,做庆王的女人也不错,要是六娘能够得宠,对咱们徐家也不是没有好处。”

    他脑中的算盘可是打得噼哩啪啦地响。“至于空缺,正好叫金凤来顶替……夫人!夫人!快叫金凤梳妆打扮……”

    “爹!爹!”徐永钦真的好恨,难道这辈子他注定得不到真正想要的女人?老天爷实在太不公平了。

    庆王真的来接她了!

    徐敏好怕这只是在作梦,下一秒梦就会醒了。

    可是她能闻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味,以及热度,还有马匹奔跑时引起的震动,无一不在告诉她,这一切再真实不过。

    “咱们要回养马场吗?”徐敏很想念那个地方。

    他垂眸低笑。“自然是先带你回王府。”

    “既然要来接我,为何不早点来?”她抡起粉拳,往庆王胸口槌了一下。“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听她亲口承认,元礼笑得更乐了。

    “笑什么?”徐敏只顾着生气,浑然未觉已经泄漏了真心。

    元礼没有立即回答,专心驾驭着黑龙。

    当一行人终于回到庆王府,穿过正门,也就是端礼门的门洞,再经过一道承运门,在承运门内的便是承运殿、寰殿和存心殿,终于让马匹停下。

    “这里就是庆王府,也是你下半辈子要待的地方。”他指着眼前一座座单檐歇山式建筑的宫殿群,屋顶檐角还有龙、凤、狮子等走兽当作装饰,可说是相当地壮观华丽。“虽然远远比不上皇宫,可是在诸王所居住的王府来说,本藩的庆王府算是规模最大的。”

    徐敏早在电视上不知看过多少次像这类的建筑物,根本不觉得稀奇,更不用说兴奋了。“可是我比较想住在养马场。”家不用太大,温暖幸福就好。

    闻言,他抖动肩头,笑不可抑,只因徐敏的想法与自己不谋而合,也道出了他的心思,若是可以,元礼也希望能以养马场为家。

    “你到底笑什么?”她又不是在说笑话。

    他笑着搂紧偎在胸前的娇躯。“敏敏……”

    “做什么?”徐敏觉得耳根子又热了。

    元礼轻捏着她的下巴,要徐敏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知道那天我为何放手让你走,直到今天才去接你吗?”

    “不知道。”要是知道,她就不会那么生气了。

    “因为我要你趁这段日子,好好地正视自己的心,不要再逃避下去,若决定跟了我,就把你的心交出来……”元礼正色地启唇。“我喜欢你的口是心非,可是更想要一份真心真意,这样你懂吗?”

    徐敏完全听懂了。

    原来这个藩王根本从头到尾都在算计她。

    “你早就知道我一直在等你?”徐敏气呼呼地问。

    他咧嘴一笑,没有否认。“我只知道你早就对我动心,却抵死不肯承认,也不愿面对,正好徐家的人找来,便让他们把你带走,如此一来才能逼出你的真心,看你究竟是想进宫,还是跟了我。”

    “我还以为……还以为你真的不要我了!”看来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让徐敏好不服气。

    元礼在她颊上偷了个香。“好不容易把你驯服,当然要圈养起来。”

    “你当我是马?”她发出没有威胁性的娇吼。

    “当然不是,你是我所爱的女人。”元礼衔着迷人的笑意说。

    她一怔,脸蛋跟着烧了起来,有些难为情地问:“真的吗?”

    这是在告白?徐敏活到二十五岁,头一次有男人对她说这种话,以后恐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有人愿意爱她,是她内心深处最渴望的梦想。

    “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动了真感情,又何必花那么多心思?直接把你摆进王府,你依旧是属于我的,跑也跑不掉。”他笑脸中带着十足十的认真。“可是这样是不够的,我要你把心交出来,除了我之外,容不下任何东西。”

    徐敏有些迟疑。“真的不能容下别的东西?”

    “当然。”元礼收起笑容说。

    她为难地问:“马卡龙也不行?”

    “马卡龙?”不就是他送的那匹小马?

    “对啊,它是我的马,当然要放在心里。”她说。

    元礼施恩地点头。“如果是马卡龙,自然准了!”

    “那么金宝呢?”徐敏满脸希冀地问。

    他忍俊不住地笑说:“照准!”

    “好,其它就没有了。”她已经很满足了。

    “意思就是你的心里只有我、马卡龙和金宝,再没有其它的了?”元礼嗓音不禁放柔地问。

    徐敏回头横他一眼,觉得这句话根本是多余的。“我只要有你的心就够了,还需要什么?”她连名分都可以不要,只要这个男人能够爱她、在乎她,心里有她的存在,其它也就不重要了。

    “敏敏……”他收紧臂弯。“你可知这是我最想听到的一句话。”不是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任何东西,而是真的只要自己的心就好。

    她不再挣扎,心甘情愿地交出自己的所有。“我把心交给你,它很容易碎,一定要好好珍惜。”

    元礼也亲口承诺。“我答应你。”

    “就只有这样?”这句话终于换她说了。

    他胸膛因笑声而震动。“不然你还想怎样?”

    “当然还要……”徐敏拉下他的头,主动献上香吻。“盖印。”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不过已经表现出她的决心了。

    “这个印盖得太轻,不能作数,应该要像这样……”元礼既惊又喜,不愧是他看中意的女人,就是与众不同,于是他俯下俊脸,深深地攫住她的红唇,熟练地与香舌交缠。

    徐敏不在乎身边有多少双眼睛在看,他都能不顾自己是待选入宫的闺女,亲自来接她了,自然要回报。

    这辈子她只想待在庆王的身边,就算徐六娘要把身体交换回来,她也会霸着不走,谁也不能叫她离开。

    ——待续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