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忘了他叫什么,只知是奉了他们家老爷之命,出来找小姐,形容的模样就跟夫人很像。”招福一五一十的说了。

    徐敏脸上的笑靥不变。“所以就把我的下落告诉他了?”

    “我让大姊别说,大姊还是说了……”招福见她笑容满面,以为徐敏一点都不生气,也就全招了。

    “招福!”招喜跺着脚,恨不得把妹妹的嘴巴缝上。

    罗大娘不悦地骂着大女儿。“我怎么没听你提过这件事?”

    “那是……我以为……不过是小事……”她支支吾吾地说道。

    俗话说知子莫若母,罗大娘岂会猜不出大女儿那一点心思。“你这丫头成天就只会作白日梦,上门来提亲的,你一个都看不上眼,不是嫌人家穷,就是身分低,也不想想自己……”

    当着外人的面,被母亲这么数落,招喜不禁脸色难堪。“娘!”

    “该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罗大娘叹道。

    闻言,她咬着下唇,这个道理虽然懂,可就是不甘心。

    徐敏从她们母女的对话当中,大概猜得出原因,原来徐家之所以神通广大,居然有办法找到养马场来,背后还有这么一段小插曲。

    接着,罗大娘便转头向徐敏赔个不是。“我这个女儿真是太不懂事,才会做出这种事来,还请夫人见谅。”

    敢觊觎她的男人,又在自己背后耍小手段,徐敏当然要好好回报了。“过去的事就别再提了,不过这回到同二村,打算在养马场住上一阵子,偏偏连一个丫鬟也没带出来,总是有所不便,不知罗大娘愿不愿意让招喜姑娘暂时跟在我身边?”

    罗大娘有些犹豫。“这……”大女儿吃不了苦,要她做点事就推三推四的,恐怕伺候不了人。

    “我去!”招喜想到这么一来就有机会和千岁说话,也能想办法让他注意到自己。“娘,我要去!”

    “可是……”罗大娘看着雀跃的大女儿,真怕这女儿会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来,又看向徐敏,见她使了个眼色,心想必定有她的用意,只好同意。“好吧!”

    招喜马上兴冲冲地回家去拿细软。

    “夫人这么做……”

    徐敏轻轻一哂。“既然怎么说都没用,不如让她彻底死心,虽然残忍了些,不过也是最好的办法。”

    “夫人这话说得极是。”罗大娘这才领悟到她的用心,也就安心的把大女儿交给徐敏了。

    而在另外那一头,元礼正在和罗大娘的相公,也就是同二村的村长说话,村长希望他们今晚能留在村里过夜,也好准备酒菜款待。

    “敏敏急着见她的马卡龙,还是下回吧。”他婉谢对方的好意。

    于是,众人又重新上马,见招喜抱着细软,气喘吁吁地返回。徐敏简单地跟元礼说明原由,自然也得到允许,于是她伸出手,把招喜拉到自己身后坐好。

    “那丫头跟去做什么?”村长不禁纳闷地问着妻子。

    罗大娘叹了口气。“待会儿再告诉你。”

    “抱紧我!”徐敏回头叮咛。

    招喜颔了下首,收紧双臂,搂住她的腰。

    当徐敏发出指令,金宝立刻扬蹄前进。

    “哇……”从来没坐过马的招喜顿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所有的人瞬间全都望向她。

    徐敏的耳朵差点聋了,没想到她会这么怕马。“你没事吧?”

    “我、我……”招喜也没想到会这么吓人,好像快要摔下去了。

    她小声地对招喜说:“怕马的女人,可是很难讨千岁欢心的。”

    “我、我才不怕。”招喜马上逞强地说。

    “那就好。”她笑中带着几分恶意。

    当元礼一行人离得愈来愈远,招喜的尖叫声还是没有断过,一直到了养马场,嗓音都叫哑了。

    看到庆王等人到来,负责看守养马场大门的老金赶紧开门,好让他们通行。

    徐敏骑着金宝,一马当先的冲到马卡龙住的马厩,不过并没有忘记坐在身后的招喜,顺手扶她下来,只见她脸色惨白,两腿发软,直接瘫坐在地上,还真有些令人同情。

    “明天一早,就要麻烦招喜姑娘先帮金宝刷背,还有打扫马厩。”她佯装不解地睇着对方惊恐的表情。“怎么了?”

    招喜呐呐地问:“不、不是伺候夫人吗?”

    “金宝是我的马,伺候它就等于是伺候我,还有千岁爱马是众所皆知的事,千岁更喜欢自己的女人亲自动手照顾,招喜姑娘想要讨千岁欢心,就得这么做。”徐敏有些坏心地补上一句。“打扫马厩时,记得把排泄物清理干净。”

    “可、可是……”招喜的脸都绿了,因为这跟原本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只是梳头泡茶就好,真想马上逃回家去。

    看到熟人,徐敏马上朝对方招手。“铁蛋!”

    铁蛋瞪着眼前的女子,觉得声音听来十分熟悉。

    “是我!”她把面纱取下来。

    “敏敏姑……不对!应该叫夫人了。”铁蛋马上变成一脸惊喜的表情。“夫人是特地来看马卡龙的吗?它长大了不少,看到你一定很开心!”

    闻言,徐敏已经迫不及待了。“我把金宝绑在这儿,你先喂它喝点水。”说完就往马厩里头跑。

    就在这时,元礼和几个护卫因为在半路上和其它人说话,所以耽搁了些时间,直到这时才赶到。

    “夫人已经进去了。”铁蛋指着马厩说道。

    元礼也把黑龙暂时交给对方,此刻还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招喜见有机可乘,马上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想引起他的注意,可惜元礼压根儿没注意到她的存在,径自走进马厩了。

    “马卡龙,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徐敏手上抓了一把干草,喂着关在栅栏内的小马,一下子就拉近彼此的距离。

    已经断奶的小马嚼着干草,又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让徐敏在心里大呼可爱,就跟圆仔一样有疗愈效果。

    “我保证不会再把你丢下这么久,一定会常常回来看你……再过几年,等你长大,就可以把你带到王府,咱们就能天天见面了。”听到徐敏这么说,马卡龙不禁对她摇头晃脑,像是在回答主人似的。“我的马卡龙是最聪明的马,都听得懂我在说些什么。”

    站在身后的元礼不禁感到好笑。“我觉得它是在说不要只顾着说话,快点多给我一些干草。”

    徐敏回头一瞪。“它才不会这么说。”

    “等咱们要回去时,就把它带回王府,连同母马一起,等满周岁之后,马卡龙就可以独立生活了。”见她这么不舍,元礼不由得提议。

    她摇了摇头。“现在还太早了,王府怎么也比不上这里,我希望它能在这片草原上长大,可以无拘无束地奔跑。”

    “是啊。”这也是他最梦寐以求的事。

    看过马卡龙,两人一同步出马厩,等在外头的招喜已经重新振作,也努力克服恐惧,站在低头吃草的金宝身边,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它的背,希望这么做能给庆王留下好印象。

    见状,徐敏只是笑在心里,解开缰绳,拉扯一下,让金宝知道要走了。

    金宝接到指令,踩了几下马蹄,这个突来的动作可把招喜吓了一跳,一时没有站稳,顿时跌坐在地,手心上沾满了湿湿的泥巴。

    招喜发出惊叫。“这是什么?好臭……”

    “先去清洗一下吧。”徐敏难得挤出一丝同情心,没有告诉她实话。

    “敏敏,过来这里!”已经重新上马的元礼回头唤道。

    她骑着金宝,踱上前几步。“什么事?”

    “你看!”他举起右手,指着近在眼前的夕阳。

    徐敏看得目不转睛。“好美!”

    看着那轮即将落在地平在线的红色太阳,有着令人屏息的美丽,不管之前看过几次,她还是忍不住赞叹,那是在其它地方看到的夕阳,所无法拥有的心境。

    而能和自己所爱、也爱自己的人一起欣赏夕阳,那种幸福不言可喻。

    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彷佛都被眼前的美景所震撼。

    不知过了多久,徐敏悄悄地缩短缰绳,跟着夹紧马腹。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