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没想到她心里藏了这么多事……”跟江氏走得最近的王氏不由得心牛感慨。“可是她也很可怜……每次看着珍儿偎在奴婢怀中,总是一脸羡慕……”

    元礼低哼一声。“难道要我就这么原谅她,继续留她在王府里头吗?”那么就轮到自己无法宽心了。

    “奴婢没这个意思。”她连忙把话吞回去。

    他摆了下手。“好了,你也回东三所吧。”

    王氏不敢多言,赶紧退下。

    “还有你!”元礼转身瞪着徐敏。

    看丈夫横眉竖目的,她只好先装傻。“我怎么了?”

    “你是故意选在家宴上宣布有喜的事对不对?就为了让江氏说出实话,这么大的事,应该先跟我商量才对。”他不喜欢被蒙在鼓里。

    徐敏陪笑地说:“生气了?我保证下次不敢了。”

    “没有下次了!”元礼气呼呼地说。

    她忙不迭地应着是。“这是最后一次,我可以发誓。”

    “良医正居然没把你有喜的事告诉我,有失职守,看我怎么罚他……”

    “是我要他先别说出去的,你就饶了良医正这一次。”徐敏代为求情。

    元礼一脸恼怒,可又舍不得骂她。“你真是……”

    “千岁……”她亲热地挽住元礼的手臂,赶紧撒娇。

    他哼了哼,当真成了绕指柔。“这次就饶了他!”

    “多谢千岁。”徐敏笑盈盈地说。

    “我先送你回西三所,这回可得好好的安胎。”他可不希望再有任何意外和差错发生。

    “还有,我明天就命人把金宝送回养马场,免得你哪一天突然技痒,又跑去骑马,我一定会先掐死你。”

    徐敏自然乖乖地遵命,只要能安这个男人的心,就算要她在床上躺到临盆那一天,也都愿意。

    至于江氏的去留和惩处,就让元礼自己去决定,她不想插手,也不该多管,眼前只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宝宝就够了。

    半个月后,元礼终究还是杀不了她,最后命人送江氏到尼姑庵,用她的下半辈子向菩萨忏悔,这是他所能做出的最大宽容。

    尾声

    秋高气爽,在季节交替之间,已经大腹便便的徐敏在行动上相当不便,而且也出现诸如水肿、腰酸等症状,但她甘之如饴,也幸好距离“卸货”的日子近了,就快可以亲手抱到孩子,那种喜悦足以取代一切的辛苦。

    “……又在拳打脚踢了,幸好不是选在半夜,要不然连觉都没办法睡。”她看着自己圆滚滚的腹部,感受到胎动的力道。

    秀珠和宝珠在旁边笑着。“一定是急着要出来了。”

    “赶快生出来也好,我可以轻松一点。”徐敏靠坐在床上,伸手扶着酸疼的腰,逸出呻吟。“来帮我揉一揉……”

    “是。”秀珠不敢太大力,用着恰到好处的力道帮主子按摩。

    徐敏满足地叹了口气。“就是这样……”

    “不知是小少爷还是小姐?”宝珠正坐在几旁缝着小衣服,不禁猜想。“奴婢希望是个小少爷,将来也能帮夫人争口气。”

    她打了一个呵欠。“我只要孩子身上没有缺少任何东西,也没有生病,性别并不重要。”

    这里没有产前健康检查,她难免会担心。

    “夫人真是想得开。”要是换作其他女人,可就非生个儿子不可,秀珠真的打从心底佩服自家主子。

    “为了让自己过得开心,就要想得开。”就是因为从来不曾拥有什么,当她得到眼前的一切,更要懂得惜福。

    宝珠在线头上打了个结,然后用牙齿咬断。“夫人看看缝这样可以吗?”

    “我是个外行人,你们认为可以就可以。”徐敏再不懂,也看得出针脚缝得很细心,没什么好挑剔的。

    “应该可以了……”秀珠接过来东看西瞧,这是要给还没出生的小主子贴身穿的,无论布料或针脚,都不能伤到皮肤才行。

    就在徐敏眼皮又往下掉,想再去找周公时,房门被人急惊风似地推开,把屋里的三个女人吓了一跳。

    “夫人!天大的好消息!”明珠跑得太快,差点把屏风撞倒。

    秀珠开口斥喝。“这么大呼小叫的,万一吓到夫人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被骂得好冤,明珠赶紧解释。“是……是圣……旨到了……”

    徐敏揉了揉眼皮。“圣旨?”

    “千岁去接旨了,听说……听说圣旨上头写道要封夫人为王妃了……”说到最后,她已经高兴得哭了起来。

    “王妃?你真的没有听错?”秀珠再问个确定。“这种事可是从未有过,要是传错话,害夫人空欢喜一场,你就死定了。”

    明珠一面哭一面说:“千岁是派人来这么说的,还说……还说等一下就会把圣旨送来给夫人看……确实是真的……”

    “意思就是……”宝珠激动地说:“夫人不再是妾,而是扶正了……”

    听三个丫鬟你一言我一语,可以确定她没有听错,徐敏还是有种置身在梦中的感觉。

    “那么是真的了?”

    丫鬟们马上跟她祝贺。“恭喜夫人!”

    “敏敏!”果然片刻之后,元礼开怀的笑声传了进来。“敏敏!”

    秀珠喜呼。“是千岁来了!”

    “敏敏,父皇的圣旨到了……”他丢下打从京城来的官员,交给刚走马上任不久的长史去招呼,手上抓着皇帝亲自颁布的诰令文书,笑容满面地说:“父皇终于答应我将你扶正了,你来看看!”

    这个尚未出世的孩子,真是替他的娘带来好运。

    徐敏马上跳起来,忘记自己挺着大肚子,看着摊开的圣旨,上头写得是明明白白,不会有错的。

    “是真的……元礼,真的是真的……”她高兴到有些语无伦次。

    他明白,真的都明白。

    “真的是真的……”

    虽然徐敏对自己扶正一事,已经看得很开,就算最后还是挑战失败,至少他们努力过了,但没想到会出现转折。

    “谢谢你,元礼,真是谢谢你……”

    她终于玩到封顶了。

    不过封顶之后,两人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那么就用全新的身分,从零开始,无论未来还会遇上何种困境,只要夫妻同心,一定可以度过难关。

    “呃……”她突然按着肚子,脸都皱了。

    元礼关切地问:“怎么了?孩子又在踢你了吗?”

    “不是……”徐敏朝他苦笑一下。“我好像……要生了……”

    话才说完,一波波的阵痛开始传来,让她连站都站不住。

    他赶紧将徐敏抱上床。“快去把那两位稳婆找来!”

    为了应付这一刻,他已经事先让稳婆住进王府,而且还请来两名才安心。

    “是。”三个丫鬟顿时乱成一团。

    当两名稳婆赶来,便把元礼赶出去,熟练地指挥丫鬟准备各项必需品,而徐敏疼痛的叫声,也不断地传出来。

    “啊C痛……”徐敏好想咬人、抓人,更想骂三个字。

    稳婆在旁边观察状况。“夫人先别用力,等我说可以再使劲……”

    “好……啊——”她忍不住哀哀叫。

    而在产房外头等待的元礼,只能来回踱着步子,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要敏敏叫一声,他的心也跟着痛一次。

    “千岁别急,生孩子没那么快的。”李嬷嬷闻讯赶来,心想才开始阵痛,恐怕还有得等。

    “当年千岁可是让贵妃娘娘整整痛了一天一夜才出生,世子出生时也差不多是那么久……”

    元礼深吸了口气,只能祈求老天爷,让敏敏母子或母女均安。

    过了一个时辰,李嬷嬷不太放心,也进去帮忙了。

    接着王氏也赶来关心。“千岁别太着急,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他努力保持冷静。

    王氏听着产房内的叫声,想到徐氏被扶正的事,心里虽然有些酸意,不过也庆幸新王妃是她,不是其他女人,若像过世的王妃,大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这样也好,只要珍儿能由自己来带,她也就心满意足。

    待王氏返回东三所,奕咸紧跟着来到。

    “父王!”

    “你怎么也来了?”他口中问着,两眼还紧盯着产房的门。

    奕咸小小的脸蛋上透着忧虑。“弟弟还没出生吗?”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