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是掌门
  不够啊!

  李少阳一翻白眼,本来以为自己晋升真仙境了,需要的地灵脉不用那么多了,便没想到要兑换,这回怕是还要再找一次齐戈了。

  当下,不管三七二十一,不顾西一刀一脸的迷惑,拉上西一刀,再次找回了齐戈的黑市。

  西一刀越来越看不懂李少阳了,感觉李少阳就是在抽风,明明是个真仙,先是用金灵脉兑换了近5亿的玄灵脉,这也就罢了。

  这都要回去了,竟是又转回头去用1千金灵脉,兑换了40万地灵脉。

  真搞不懂,一个真仙,需要这么多低级灵脉吗?

  这又不是一宗之主,要养活一个大宗门。

  嘿嘿,西一刀想岔了,他压根没想到李少阳要养活的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一支仙军。

  假以时日,这支仙军就会震惊诸天万界。

  没人能想象,经过无极轮回,筛选出来的超级奇才组成的仙军,会有多么深厚的潜力。

  仙界天庭就豢养仙军,而且他们豢养的仙军数目庞大,分很多类型。

  但不论哪一种类型,能被挑选为天庭仙军的,都是资质极好的修炼奇才。

  这点,跟李少阳的无极仙军类似。

  但就不知道,到底是李少阳的无极仙军更奇才呢,还是天庭仙军更有禀赋,这得以后才能知道了。

  两人去而复反,再度离开后。

  紫气仙王就出现了,齐戈在一旁肃立。

  “齐戈,这个人有意思啊,我没探到他的底儿。不过,这人身后估计养了一支比较厉害的队伍。有机会,你要跟他结交结交,看看他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底牌。”

  “是,父王。”

  李少阳很快回到枫岚殿,正巧,灵门花母也在。

  这就意味着,赤树仙王准备已经就绪了,唤醒祖树差不多要进行了。

  玄梦花母见到李少阳,就把李少阳拉到一边去寒暄了。

  与美女仙王的聊天时间,总是会过得很快。

  不久,天就黑了。

  赤树仙王领着西一刀、西枫儿进了枫岚殿,又整了座筵席,就他们五人边说边聊。

  席间,说的全是有关于祖树的事。

  外间传闻,祖树是树灵族力量的源泉,树灵族各支系其实是祖树生根发芽蜕变出来的。

  至于祖树是什么样子的,祖树在哪,却都是个秘密。

  原先,就连西枫儿对祖树的了解,都知之不详。

  这会儿由赤树仙王嘴里说出来,就比较形象真切了。

  原来,祖树是当年灵界开创之后,第一株先天树灵根。

  由于衍生了树灵族,失去了大部分力量才陷入了沉睡。

  沉睡的祖树,外表看就是一株死亡的废树,只剩下干枯的几条树根,早已经没有了旺盛的枝叶与生命力。

  在赤树仙王之前,树灵族还有过两代仙王。

  由于各种原因,他们的修为达到仙王级别后,就没法再突破,尝试一些冒险的试验,却导致寿元流失,早早地就薨了。

  在最早的仙王还在的时候,他们商量着,为了防止祖树受到伤害,便将祖树挪到了树灵族的坟场。

  因为祖树沉睡,根已干枯,看起来就跟亡了似的。

  挪到坟场之后,就更加没人注意了。

  以至于多年来,压根就没人想到,在坟场里那些一直被认为早就死掉的老根之中,竟然就藏有树灵族最早的源泉力量,祖树真身。

  唤醒祖树,是件大事。

  这事,根本瞒不住人。

  灵界各大仙王,这两天都陆续向赤树仙王提出要求,想要到现场观看。

  赤树仙王强硬的拒绝了,得到邀请的外人,就玄梦花母一人。

  本来这事要是在以前,赤树仙王的强硬拒绝,肯定会遭到剧烈反弹,惹得其他仙王联起手来,不说镇压赤树仙王,就说给赤树仙王一个教训,都够赤树仙王喝一壶的。

  奈何,这段时间,赤树仙王风头极盛,各大来头极大的古仙王同时出手,帮助赤树仙王解决了乌树仙王以及银木仙王。

  这等势力,由不得这些灵界仙王忌惮。

  没人敢保证,惹火了赤树仙王,赤树仙王还会不会再请来那些人,强横反击。

  当然,赤树仙王自家人知自家事,自己清楚那些古仙王根本不卖他面子,不可能说请就请的。

  为此,也不能把灵界其他仙王真得惹急了。

  他灵机一动,想了个辙,拒绝其他仙王现场观看的同时,却又特意允许各大仙王派出一个人,来到现场一起观看唤醒祖树。

  这样做,不仅没把其他仙王得罪死,也让其他仙王不好意思偷偷放出分身观察。

  现在的灵界,除了赤树与花母之外,还有十一位仙王。

  这十一位仙王,除了一个没有子嗣外,其他都有。

  允许一人到现场观看,有子嗣的仙王自然派上自己的子嗣,没子嗣的则派上最受信任的心腹手下。

  翌日一早,东方刚升起显露金阳之光时。

  十一位仙王派来的人,就到了枫岚殿。

  今儿一早,正是赤树仙王算计好的,唤醒祖树的最佳时间。

  来到坟场,一眼可见满地苍凉。

  灰白的土壤,好似也失去了应有的水分。

  赤树仙王领着众人,来到坟场一角。

  这里每隔百里,就有一团干枯的老树根。

  传言树灵族人,临死之前,都会选择变为树体,埋于黄土之中,只留半截裸露在外,现在看来都不是虚言。

  同样都是干枯的老树根,祖树沉睡其中,确实让人无法分清楚哪个才是。

  因为,遍地的干枯老树根,尽都没有任何生命力。

  “从东边算第三株,从西边算第十九株,从南边算第七株,那株就是祖树。”

  李少阳听到刑氏的传音,眼睛不由得一亮。

  悄悄看过去,心头顿时一震。

  果然隐藏得极妙,凭心说,如果不是坚信刑氏不会走眼,他根本不会相信那株与其他干枯树根没有任何异样的树根,会是还包含着强大生命力的祖树。

  起码,以李少阳的眼力,真的看不出任何端倪。

  “请诸位往后退百里。”赤树仙王站住后,忽然对其余仙王之子道了一声。

  其余仙王之子是奉命来观摩的,祖树传承与他们半点关系都扯不上,他们也没法从祖树传承上得到丝毫的好处,只要能在现场,远近对他们来说并不算多大影响。

  何况,这是赤树仙王要求的,没理由不照做。

  很快,那十一个人就退到了百里外。

  近处,就只剩下李少阳、玄梦花母、赤树仙王,以及西一刀、西枫儿兄妹俩了。

  “诸位稍等。”赤树仙王客气地说了一句,然后深吸了口气抑制住激动的情绪,大步迈向刑氏所说的东边第三株老树根,就在老树根前跪了下来,满脸激动,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

  啪啦!

  坟场上方,本来黑暗的天空,突然之间响起了雷鸣声。

  锁链一般的闪电,发出刺眼的光芒,不住地闪烁。

  几息之间,整片天空中,就成了一片闪电网,如人交织出来的一般。

  一种无形的压迫力,自上方暴发,坟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不一样的压力,如巨石压胸口,喘不过气来。

  “咦?”

  李少阳同样如此感受。

  意外的是,他竟然发现,此刻的天势运作毫无征兆地加快了,好似在演变着什么。

  “天势的变化,难道跟即将被唤醒的祖树有关吗?”李少阳心里一咯噔,意识悄悄地放出去,试图接触天势。

  没想到刚碰到天势,就被天势中一股巨大的排斥力给震了出来。

  这倒是罕见,却让李少阳头一回感受到来自天势极尽严厉的震慑,分明此段天势不容刺探。

  李少阳忍不住回头看了玄梦花母一眼,发现玄梦花母芳容也微微变化,好似乎也是发现了天势变化并试图接触,一样也是失败了。

  正沉吟呢,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

  闻声望去,但见赤树仙王被一股五颜六色的光芒震飞,以他仙王的修为,竟然没能讨好。

  而在祖树树根之上,仙香八木漂浮着,化成八道气流涌入了干枯的树根之中。

  骤然,干枯的树根好似找回了生命力,一下子活了起来,树根如蟒蛇一般,从深埋的大地深处蹿起,一截树干从地面上长出,一道道枝桠蔓延出来,枝桠上长出了新鲜嫩绿的叶片,不多时竟然长成了一株十人合抱的参天大树。

  大树继续长,片刻间长到了万丈高,通体散发出恐怖的宏伟气息,压迫力强大到连玄梦花母都闷哼一声,惊骇欲绝地退到了极远的地方。

  那些只退到百里处的仙王之子,每个都是大罗金仙,竟然被摇曳的树枝扫翻,当空喷血,直接重伤,吓得他们拼了命的跑,不顾伤重,往坟场外疯狂挪移。

  太可怕了,这祖树散发出来的气息,堪比顶级仙皇,在这样的气息下,眼下灵界无人可以抵挡。

  幸亏李少阳有暮光仙衣守护,暗地里还有小神界里的三个超级老变态,替他兜了一点,这才使得他成了在场中唯一没事的人。

  祖树苏醒的气息,也把原本不打算窥视的其他仙王吓到了,一个个从自己的府邸中挪出,震惊地挪移向无尽树海,正好碰到花容失色的玄梦花母,顿时更知祖树可怕。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